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十三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幽暗寂静的凤翔宫寝殿深处,只有西羌皇帝元颉和他的妻子朵兰两人——他们已经多久没有这样“独处”过了?元颉的手指抚过自己臂上那道清晰的伤痕,那还是不久前在宫中遇刺时留下的;犹记得彼时朵兰的百般担心关切与伶牙俐齿的巧笑薄嗔,那一切都似在眼前,可是那一切又都已不复存在。

    当愤怒也无法遮挡内心的悲伤和失落,当再也找不到借口和可以归咎迁怒的人,于是傲视天下的君主终于也变成了一个陷入悲恸之中的普通人。他颤抖着握住妻子业已僵硬冰冷的手,泪水便一滴一滴洒落在这没有知觉的手背上:“朵兰……朵兰,为什么你要如此狠心的丢下朕?这是对我变心的惩罚么?……”

    朵兰没有回答,她终于如愿以偿地回到一直梦萦魂绕的那个地方去了。在那里有她的妹妹和家人,有她心心念念一望无际湛清碧绿的草原和永不停歇通宵达旦欢快祥和的歌舞;还有那个她最最心爱的男子——那个永远只钟爱于她一人、温柔包容她所有任性和刁蛮小脾气的男子,他叫做元颉,是草原上最英武最勇敢的少年!

    所以,她脸上最后的笑容是那么甜蜜而幸福,元颉此时落在她身上的泪水,却全然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尽管这位征服天下的帝王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掉过眼泪了,甚至他自己也一度以为再也不会有如此软弱的时刻——可是,怎么从来都没有人告诉他,原来面前这个女人才始终是他最不可或缺的那个唯一呢?!

    犹记得许多年前,那还是茵琦刚刚过世的时候,沙勒赫曾经陷入巨大的悲伤痛苦之中很长时间都无法自拔;后来自己还曾经当面取笑过他:这样多情善感,哪里还有丁点儿草原男儿与生俱来的豪气?那时沙勒赫只淡淡地笑了一笑,抬目凝望着某个不知名的远方,轻轻地说道:“但愿陛下这一辈子都不必明白,有很多最要紧的物事,一旦失去之后才真正能够理解它的价值,只可惜,到了那时也就无法挽回了。”

    当时自己的确没有听懂沙勒赫的话,也不觉得他那种中原文人书生式的伤悲有多么感同身受,只是作为好友不免有些兔死狐悲之意而已。可是如今,一切全然都明白了,唯有当一个人再也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东西时,才能深切体会到已经失去东西的可贵之处。

    朵兰的离开,意味着他再也没有一个可以回头的“过去”,甚至连莫洛嬷嬷也同时不在了。从今往后,即便富有天下、坐拥四海、身为至尊,可能够与他一起分享欢乐与荣耀的人却不复存在,他终于成为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孤家寡人。

    在这黑暗而孤寂的宫殿中,堂堂西羌皇帝元颉就像一个平庸普通的失去心爱妻子的鳏夫一样,最终痛哭着伏倒在他妻子的尸身上。他不是沙勒赫,没有那样属于文人的纤细心思,也没有那么多可以尽情沉浸于悲痛之中的时间;但只在今晚的此刻,他终于放开了一切身份上的羁绊,只作为一个丈夫和爱人,为朵兰献上那份最后的悼念与悲痛。

    夜风飒飒,走水的几处宫殿火势都已陆续被扑灭,只有灰烬中的余烟还飘散着枯焦刺鼻的气息;偌大的皇宫也基本恢复了平静,平静得就像是今晚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似的。

    唯有灵秀宫中还是重兵集结、团团围困。经过一番剧烈抵抗终究被拿下的花容等人也都给捆绑起来押解出去,同院子里其他之前被捕的江湖同道一起等待着最后的宣决。李无瑕毕竟和他们还有所不同,狼目并没有将她捆绑起来,到底还是给她这位新晋的“左皇后”留了一些面子,只将她独自关在寝殿之中而已。

    气氛阴冷而肃杀,所有人都在等待着羌帝的一句号令——是当即斩首、是五马分尸、还是千刀万剐;只待那一声令下之后,这些如狼似虎的西羌侍卫就会毫不犹豫挥动起他们手中的利刃将面前的俘虏们如同牛马牲畜般当场宰杀!

    三更过后,羌帝元颉终于再度来临。他神情装束一如方才,只是脸色变得微微有些苍白,眼中红丝密布,此外反倒看不出他现在的情绪究竟是悲伤还是愤怒。经过灵秀宫前院时,那里密密麻麻的兵士们整齐而响亮地一起向他这个君主施礼参拜,元颉只微一抬手令他们起身,自己则毫不停留地直接走进同样被重重看守的寝殿之中。

    李无瑕的脸色也有些苍白,为了营救自己而搭上外面那么多人的性命正是她最不愿意看到的事。可是如今已经几乎没有了转圜的希望,她深知元颉那杀人如...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