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十七章 生而为人 对不起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背上行囊,再看一眼这座光怪陆离的霓虹都市,张青遥仍是头也不回地踏上动车,他将去往下一站,是结束也是开始的下一站。

    他没有向童鸽透露会离开,也没有透露归期,就这样,淡漠地从她的生活中退场。

    但当弋川没能守住秘密,把张青遥离开的事情告诉给童鸽的时候,童鸽并没有表现出难以割舍的情愫,反倒是像松了一口气。

    弋川真的不懂了,却又不敢问清楚她是不是真的不爱了。

    只有上帝知道,那个怀抱青春的少女,是爱着那个白衣少年的……只不过,他们终将长大。

    等我功成名就,我要把你争取回来。

    期待你有名利双收的那一天,我便值得了。

    人们常常习惯自己欺骗自己,有些路,走下去,就回不了头了。

    “我们找到了新的目击证人,而且有人拍视频,刚好拍到了抛尸画面,当时拖着行李箱的人,无论从身高还是身形上看,都不像是陈晔霖。”黄佳齐即刻把这个振奋人心的消息带给了童鸽。

    方才还稍有落寞的童鸽,随即展露出燃起希望的笑靥:“那真是太好了!”

    “谢谢你。”童鸽还是将此说出口,却被黄佳齐情不自禁地搂进怀里。

    “你知道的,我都是为了你。”

    童鸽微微颔首,轻轻“嗯”了一声。

    整日都在为陈晔霖牵肠挂肚的周潇潇,常常举着酒杯麻醉自己,她坚信着她的霖哥哥不是杀人犯,但始终不能帮他恢复自由。

    弋川刚从童鸽那里回来,路过客厅就被周潇潇叫住了。

    “来,一起喝一杯吧!”周潇潇手里举着高脚杯,眼神微醺。

    下意识后退了一步,胸口一阵胆战心惊,弋川极力抚平情绪去拒绝:“哦不不不,我不可以喝酒的。”

    酒是她的禁忌,弋川铭记在心。

    “有什么关系,都过去那么久了,红酒,养身的。”周潇潇扬起一丝轻蔑的笑容,她以为弋川是在意流产那件事。

    潇潇这么一说,倒让弋川想起自己早已完完全全是一个人类了。

    想念一个人,思念愈发浓烈,就愈想要找一个宣泄的出口。

    弋川鬼使神差地走过去,端起茶几上另一杯红酒,深深被这带着紫色光圈的红色液体所吸引。当然,她不会正确的红酒礼仪,所以双手捧着高脚杯的样子在周潇潇眼里甚是滑稽。

    晔霖就很迷恋这种液体——弋川这样想着,告别了狐狸的身份,却摆不脱狐狸的好奇。

    正当弋川要一饮而尽的时候,却被三步并作两步赶来的方亭一把夺下酒杯。

    “你疯了,你身体还没恢复好呢!”方亭瞠目怒视着弋川如雪的面庞。

    像是扫了兴一般,周潇潇放下手里的酒杯,正要回房,临走前,嗤笑了一声:“她的身子,是晔霖哥哥的,又不是你的,你紧张个什么劲!”

    这句话像一把烈火,烧得弋川面红耳赤。

    “潇潇,你才多大,说话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难听!”方亭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面前这个还是之前那个温文尔雅又内向的小丫头吗!

    十足一副不良少女的轻浮模样,周潇潇扭头就上楼了。

    掩上门,周潇潇靠着墙,环视着这间粉色的房间,心里久久难以平静:方馨呀,方馨,好不容易你走出了晔霖哥哥的世界,为什么她又要进来!

    埋葬在泥沼里那晦暗的黑色花朵,竟成了永恒的劣迹,它一直在那里啊!

    九岁,那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儿,拿着超大的波板糖蹦蹦跳跳,一不小心摔碎了,她捏着那根小棍儿,撅着嘴一脸不满地跟大人完成了一个交易。

    不是只要扮演乖乖的,就能获得想要的一切吗?周潇潇用力咬着嘴唇,现出点点血丝。

    一如过去了无数个秋天,马上又要进入刺骨阴寒的冬季了,习惯了喧闹就再也忍受不了寂寞。偌大的花家,怎的都容不下花容一颗躁郁的心。

    她没有喝酒,却醉在了一时冲动的情怀里,大半夜不顾一切地开车到顾濠家楼下。

    原本已经准备睡觉的顾濠,打开门,愕然看见突然造访的花容,这个精致的洋娃娃。

    “你是不是还在怪我没有义气,是不是不喜欢我了?”花容眼里居然涌动着一汪柔情。

    这倒叫顾濠很是尴尬,他慌了阵脚:...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