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08章 人事名单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隔了好一会儿,方晟缓缓道:“做领导的秘书很辛苦,不啻于一场漫长的马拉松,很多秘书都输在半途,为什么?清贫、坚守、勤勉能做到一半就不错了。”

    “我很惭愧!”易容方愧疚地流泪道。

    “秘书还是领导的大管家,凡领导想不到的事哪怕与工作无关,秘书都要事无巨细提醒到位;很多落马领导都栽在秘书手里,因为太信赖、太倚重,秘书掌握有足以令领导致命的证据!”方晟道,“所以回过头想想,你轻易向对方提供我的行程是多么危险的行为,他们拿过去分析什么?稍有破绽就成为把柄,成为他们攻击的武器!”

    易容方除了难过悔恨无言以对,不停地拚命点头。

    “可反过来一想,你那点事如实告诉我,在市.委书计眼里算得了什么?朋友之间人情往来很正常嘛!为什么苏若彤那么年纪轻轻的女孩子能想明白,你却执迷不悟呢?就冲这点,我得好好批评你!”

    “这段时间在党校我算是彻底想明白了,也认识到自己犯下非常严重的错误,所以……不管怎么说我都要当面承认犯下的过失,”易容方泪汪汪道,“如果可能的话,想请方书计宽宏大量再给我将功补过的机会,今后我一定……”

    方晟抬手打断,沉吟片刻说:“事情说开了就好,捂在心里也闷得难受。还是那句话,安心学习,组织上会有考虑的。”

    打发走易容方,方晟深深叹了口气。

    选秘书容易,选到好秘书却很难,好比娶媳妇,谈恋爱时都婉丽可人,温柔得一塌糊涂,娶到家过日子才会露出真面目,碰到那种扮猪吃老虎的悍妇还真是没办法。

    苏若彤被监听事件,方晟是从头到尾没想到,因为他自诩与她没发生什么,问心无愧。因此当苏若彤那晚到他宿舍“自首”,他都以为是小女孩准备引诱玩的小花招。

    但易容方被要挟事件,方晟是有准备的。

    那天探望王国真回来途中,方晟总觉得心里堵得慌,途经珑黄街附近大桥时倚在栏杆边眺望两岸星星点点,渔歌唱晚,突然间河面船头游客拍照白光一闪,让方晟吃了一惊后随即恍然大悟!

    原来从王国真的遭遇虑及自身,方晟潜意识里是在担忧商会无所不在的渗透和监视。

    夏正淳也说过,“商会的渗透来自四面八方,有可能收买秘书、您家人、朋友……”

    当晚方晟就安排小吴老吴将易容方列为监控对象!

    由于时间衔接问题,小吴老吴并没有捕捉到那晚黑衣人要挟易容方那一幕,但仅仅隔了几天便发现易容方竟然向外人传递市.委书计日程安排!

    别说市.委书计,就是县.委书计每天日程都要在一定范围内保密,倒不是考虑人身安全或行程本身的机密性,而是有的调研、谈话、安排出于谨慎或其它原因暂时避免让外界知晓,以免造成人心波动。

    比如市.委书计召集住建、房管、住房公积金等领导座谈,外界就会揣测会不会调整购房政策;市.委书计到旧城区实地考察,当地居民就会怀疑这片区域会不会拆迁;市.委书计看望低保户、五保户,退休职工就会分析会不会提高退休保障等等。

    市.委书计如此,最高层行程更是讳莫如深,骆首长去了趟江业把方晟折腾掉半条命,之后做了若干铺垫,燕首长利用看望姜姝的机会公开会见方晟才逐渐回血。

    听到小吴老吴汇报后,方晟这才回想起难怪近来易容方神情不自然,目光总是躲躲闪闪,原来心中有鬼!

    细想在润泽的行程,还真没什么把柄,从早到晚就是拿着鞭子各种督工,唯一勉强能称得上乐趣的就是和苏若彤游泳,那也没什么,就是游泳而已。

    但定时炸弹终究不能埋在身边——既然证明易容方意志不坚定,是容易出卖主子的人,那就适宜继续做秘书,因而苏若彤被监听事件爆发后,方晟索性来个一窝端把易容方赶到了省.委党校。

    后面怎么处理易容方,方晟还没来得及考虑。

    秘书是非常特殊的岗位,处理重了让何超寒心,觉得主子刻薄寡恩,纵使手下犯了错误也要讲人情味吧?

    处理轻了又不能对商会释发应有的信号,好像干就干了,拿他们没办法似的。

    因为在人事任免方面,方晟要动的脑筋很多,象易容方这样的正科职真的可以忽略不计。

    想到这里方晟微微叹了口气,从抽屉里取出薄薄三页纸名单。

    别看只有三页纸,这段时间润泽多少领导干部夜不成寐,辗转反侧,不知愁白了多少根头发。

    名单是咸翡送过来的,已压在方晟手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