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35章 朝辩请封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宰相五去其一,朝上自是不可能毫无动荡,自问有点儿资格的,都盯上了那个空出来的宰相位子,自己一边盯着的同时,还暗戳戳地揣测谁有资格同自己竞争,一时间,东宫、镇国公主府走动的人都骤然多起来,朝上的各种争斗也骤然多起来,反正御史们是挺忙的,今天参这个,明天奏这个,黑料满天飞,参得厉害了,还会在朝上吵架,搞得每次轮值当任殿中御史维持秩序的大臣也挺忧愁,每天下班嗓子都是哑的。

    皇帝李旦似乎也对太平公主愈发信重起来,但凡有大臣去禀事,大多会问一句‘是否禀报过镇国公主’的话,在朝上的时候,还会垂首询问太平公主的意见,显得极为看重。

    而张昌宗则是趁着大臣们瞄准空出来的宰相位子,御史忙着参人的时候,趁机扔了些黑料出去,不止太子系的人马,就是太平公主系的人马,也有好几个中招,不止被贬斥,还有被治罪流放的,倒是趁机搞了一番优胜劣汰。

    皇帝李旦也有了变化,更加的信重太平公主,但凡有大臣参奏事项,多会问一句,可询问过镇国公主或是可知会过镇国公主,更为看重太平公主。

    在这样的纷纷乱乱中,张昌宗出人意表的上书,奏请晋封镇国太平公主匡政一职,辅国理政。

    这一本奏表扔出来,争得快成乌眼鸡的各路人马皆愣住了,包括太平公主一系的大家只想着公主为了争权,应该会推出本派的人马出来做宰相,完全没想到张昌宗居然脑洞大到直接把公主推出来,哪怕是同一派系的人,也忍不住想跟着朝臣们问一句——

    张金吾你节操被狗吃了?

    太子一系,朝臣一系的人,也都愣住了,愣住之后,反应过来就是拼命地反对,太子一系是不想太平公主的权势扩大,朝臣们则是不想开妇人掌权做官的先例。

    “匡政一职,出自高宗朝,改自尚书仆射一职,位高权重,非大功者不可享,非德高者不可居,更无妇人任职的先例,臣反对!”

    这是朝臣一系反对女人当官的。

    张昌宗只想呵呵,女皇帝都出过了,在场的大多在女皇朝任过职,大家节操早都丢了,现在才来说女人不可以掌权,早干什么去了!

    反对的要是有魄力学裴炎,那张昌宗还敬他是条汉子,可惜大家都曾臣服于女皇御座之下,做了威武就屈的大周朝臣子,就不要讲什么节操不节操的了。想也不想的撩袖子,当场就给人怼回去:“早先无先例,那是因为早先没有如镇国公主这等于国有大功的妇人和公主!现如今有了镇国公主,异于前朝诸公主,自该封赏也与先前不同。”

    说完,顿了顿,就开始数起太平公主的功劳来,从先前女皇朝时,暗中接济、照顾中宗和现任皇帝李旦开始说,一直说到支持太子政变,诛杀韦后,力挽狂澜,一桩桩,一件件,细数过来,全无虚假。

    张昌宗直接道:“当年神龙政变,因为复辟李唐之功,五异姓者封王,镇国公主之功,自是不敢与五王相比,只是,这样的功劳,只是奖励食邑、上尊号便足够了吗?难道镇国公主之功是假的吗?明明是于国有功之大功臣,今日却要在这里受诸位同僚质疑,陛下稍有厚待,还要受非议,这是我朝对待功臣应有的态度和待遇吗?这是要功臣倾尽心血之后,还要性命不保吗?”

    “张金吾慎言!镇国公主于国有功,天下皆知,然身为公主,陛下已然赐与足够之封赏,还以公主之身位列朝堂,如此尊荣,亘古未有,见所未见,何以得寸进尺,置礼法于不顾?”

    “所以,因为是公主,在为国为民立功之后,便应该功成身退,退位让贤吗?合着这位大臣的意思是,流血流汗的危险活儿,公主应该做,功过赏罚的时候,公主就应该靠边站,位置让出来给你这样的人吗?阁下脸皮之厚,良心之黑,节操之差,令堂知否?说实在的,本将军活到这么大,历经三朝,也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那大臣直接被怼了个倒仰,手都起抖了,若不是旁边的同僚扶住他,怕是当场就要气晕过去。

    张昌宗还不放过他,继续道:“前些时日,姚元之被参,宋相公还说,不可只论过,不论功,否则,非是赏罚之道。今日何以只论身份,不论功劳呢?”

    就差明说一句,你们这么双标,要脸不?

    宋璟被张昌宗拉出来挂在墙头上,不得不出声道:“长公主于国有大功,天下尽知,然纵观古今,确无妇人做官之先例,宗法不可改,礼法不可废,论功行赏,长公主已有镇国封号,如此殊荣,已是亘古未有,于公主已是尊荣。”

    张昌宗直接冷笑以对:“所以,宋相公的意思是,立下功劳,给点儿虚名就行了吗?”

    宋璟素来为人正直,重名节,这话只要他敢承认,张昌宗就敢把伪君子三个字糊到他脸上去。

    “原来宋相公是这般想的,难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