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13.正文完结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晋江喵崽要吃草《凤凰男》  继市理科状元之后, 言家又一次热闹了起来, 路上遇到过方菜花的乡亲一传十的迅速将言家小子收到录取通知书的事给传了个遍。

    等到下午看见言四海去小卖部打电话了,更是沸沸扬扬的议论起了这事儿,方菜花从隔壁村的娘家回来的时候,不少妇女都跑来方菜花笑嘻嘻的要观赏那张传说中的大学录取通知书。

    他们仙女村这是要出个大学生了,听说还是坤市那边顶好顶好的大学哩!

    在邻镇做日用品杂货生意的言五湖接到弟弟的电话, 一听是侄子收到通知书了, 顿时咧嘴笑开了,挂上电话,言五湖的老婆刘桂兰好奇的从店铺里面的隔间走出来, “怎么了?谁打的电话?看你那老脸都要笑烂了。”

    言五湖知道自己老婆不喜欢乡下的弟弟一家,可这可是他们老言家的大喜事, 自然顾不上这些个娘们间的事,高兴的扯着嗓子道, “是我弟弟家那大侄子,今儿收到通知书了,说是坤市那边的苍海大学,那可是贼有名气的好大学哩,弟弟让我们带着妈一块儿回去,大家办个状元席, 再往地下爸那儿挂了鞭炮报个喜。”

    有进店的客人听见言五湖这么说,顿时不管认识还是不认识的, 都纷纷露出笑脸来给老板道喜, 言五湖笑哈哈的跟人攀谈着一边把生意给做了。

    刘桂花心里却是气闷, 就是用脚趾头想都能想到,这回乡下那方菜花不晓得会多得意哩!

    作为大嫂,刘桂花进言家大门两三年都没坏个崽,不知挨了多少老太太的嫌弃,这个弟妹倒好,一进门不过才两个月就给揣上了崽,把那老太太喜欢得,恨不得供到香火台上。

    还好那方菜花自己肚皮不争气,临到头来生了个赔钱货,把老太太气得月子都没伺候,收拾了包袱就回了老大家里。

    不多久刘桂花也如愿以偿怀了崽,一生就生了个宝贝蛋子,再过几年怀上,又生了个儿子,老太太对刘桂花的态度顿时就彻底的大转变,家里家外的都不让刘桂花沾手,让两口子安安心心去给两个大孙子挣娶媳妇的钱。

    等刘桂花娘家父亲透露出一条街上有家商铺要转让的消息,老太太还拿出了私房钱给他们家凑齐了钱将铺子给顶了下来,一家人高高兴兴的搬到了镇上。

    孩子有老太太带着,家里的家务事也一把抓,隔着一条街就是娘家父母兄弟们,除了每年春节要回乡下呆两天,刘桂花觉得这日子简直独一份的顺心如意。

    结果这回弟媳妇家的裕娃子出息了,考了个状元回来不说,现在还拿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自觉处处压方菜花一头的刘桂花自然心气不顺得很。

    更何况,这一回回去,指不定几百块钱就又要跳到别人兜里去了!

    作为大伯,作为一个住在镇上做生意的大伯,若是侄子上大学不拿钱出来,那还不得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的。

    更何况刘桂花知道自家男人是真的一心一意认为一大家子就应该互帮互助的一起过上好日子。

    刘桂花在里间摆弄着货架上的存货,想来想去也不得法子,最后只能憋着一肚子的气勉强端着笑脸出了里间,跟言五湖一块儿为侄子考上大学“高兴”。

    在家里拾掇家务的言家老太太今年六十多了,可身体却还健康着,一口气走个二十多里路不带歇脚的。

    言五湖看着店走不开,让刘桂华去买了菜,叫上岳父岳母一家子,他收店的时候再拎上两瓶二锅头,一家子晚上就热热闹闹的吃了一顿。

    “闺女,这回你那侄子考上大学,你们要出多少钱?”

    吃晚饭,前面一大群老爷们吹牛胡侃,刘桂花跟她老娘在厨房收拾,刘桂花老娘伸着头看了看外面,回头悄悄跟女儿说话。

    这事儿刘桂花也烦呢,老太太惯来就喜欢孙子,当年那么对老二一家也只是因为方菜花给她生的大孙子变成了大孙女,等到几年后她生老二的时候方菜花也生了言裕,老太太对老二家态度就好多了。

    这么多年,因为那侄子会读书,年年得奖状奖学金什么的,老太太心里可是偷偷心疼着那个孙子呢,也不知私底下给了多少钱。

    那些钱等老太太死后可都该归他们家,这么一想刘桂花就心疼得不得了。

    更让刘桂花心疼的是,老太太知道言裕考上大学之后,就乐哈哈的说言五湖这个当大伯该给侄子一点支持,自己也愿意给出两百块钱给孙子去大学里多吃几顿肉。

    老太太都给了两百,还暗示只够孙子多吃几顿肉,言五湖这个大伯怎么也不能给太少了,当时听见那对话刘桂花就差点忍不住从门外闯进去闹腾。

    可想想当年老太太那冷着脸折腾她跟方菜花的样子,刘桂花好歹忍住了没敢真进去,只能咬牙偷偷又回了厨房。

    刘桂花老娘没等到女儿的回话,抬手用油腻腻的手拍了刘桂花背上一巴掌,刘桂花也不敢生气,郁闷的抱怨道,“老太婆偷偷跟五湖说,她自己就要给两百块钱,还说是给人家多吃两顿肉,这话里话外的,可不就是让咱们家多出钱嘛!说得就像咱们家的钱都是大风刮来的似的,当初要不是你跟爹,咱家能有现在的好日子么?”

    刘桂花老娘也跟着气,若是这些钱能给他们刘家该多好!

    “这也是没法子的,咱们这十里八乡的拢共也没出两个大学生,要是你们不给钱的事传了出去,还不得被人骂啊,咱刘家说不定都要被连带着骂两句。”

    刘桂花老娘一叹气,然后眼珠子一转,“别说五湖侄子了,你大哥家的峰峰明年也要高考了,你们这做姑姑姑父的怎么也该给孩子点营养费什么的,也是你大哥不争气,好好的生意不做,非要去跟人家跑什么G省,结果被人骗得裤衩子都没了,还好有你弟弟在,不然咱们一家子怕是连饭也吃不饱了......”

    说到伤心处,刘桂花老娘还抬手抹了抹眼泪水,等到离开言五湖家里的时候,兜里就多了两百块刘桂花“给外甥的营养费”。

    头天晚上言四海就起来拿上平时挂在墙上的那副支成三角形状的渔网,到附近河沟那里寻摸了一个宽度刚刚好能卡上渔网又有活水流动的田坎缺口处,将渔网给竖起来安上。

    第二天早上言四海提着水桶再去看,渔网里就有了几条五指宽的鲤鱼以及一些鲫鱼,有的鱼因为顺流而下进网早,已经被水给冲死了,不过也没事,水田里的野生鱼肉质鲜美,哪怕是死了的拿回去一摆弄,上桌的时候一样能香得人流口水。

    其他一指大小的鲫鱼言四海也没舍得扔,捡了丢进水桶里拎回去,用剪刀横着在头颈部剪开个小口,手指捏着将小鱼的肠子那些挤出来。

    洗干净了混着盐巴腌制一会儿再裹上面粉或者红薯粉一炸,就是美味的小鱼干了,外酥里嫩,连刺都不用吐,一起嚼碎了咽下肚子去。

    方菜花则是一大早就忙里忙外的又是吩咐言容把鸡鸭放出去随便它们自己找食,又是让言华扫地,自己也在头上围了块破衣裳做的头巾,屋里屋外的将蜘蛛网之类的给清理了。

    言裕则拿着刀单手拎着一只肥母鸡左右为难的琢磨怎么下刀,这事儿言教授可从来没有做过,便是那杀了处理干净的鸡都没砍过,此时面对咯咯哒不停的肥母鸡实在是为难。

    “我说言家大娃子哎,你这是要跟这只母鸡眼神交流说服对方自己把脖子伸直了还是怎么着啊?”

    捏着烟枪跟村里言家几个隔房老人一块儿过来的村长转到言家院子外小路上,抬头一看就瞧见院子里言裕坐在小凳子上正皱着眉跟手上的鸡眼对眼,顿时乐呵了,扯着嗓子的调侃。

    言裕考上大学,虽然言四海跟方菜花两口子恨不得也给儿子办个风风光光的状元宴,可考虑到家里的存款以及孩子的学费生活费,两口子硬是冷静了下来,决定就请村里的村长以及几个言家老长辈,另外再加上大哥一家以及老太太,大家凑到一起热闹热闹也就够了。

    再一个,他们自己虽然恨不得将儿子有出息这事宣扬得人尽皆知,可若是让儿子亲自出面表现出志得意满的样子,两口子还是不愿意的。

    乡下这地方,你现在得意,别人表面上乐哈哈的顺着捧你,可背地里肯定得说些“以后指不定没个好结果”之类的风凉话。

    虽然知道这些个也就是别人嫉妒的闲话,可言四海两口子觉得这样的话说多了,可不得消耗了儿子的运道,万一真被这群乌鸦嘴给坏了事,那可不行。

    于是言四海两口子这才决定“低调”一点。

    “昨天我大哥考完试回来还给我们带了兔子奶糖和各种饼干!”

    “我大哥还要给我买百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