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14.番外一【修年龄bug】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晋江喵崽要吃草《凤凰男》  顶着大太阳走了两个多小时, 言裕提了水桶想要去冲个冷水澡,结果差点被方菜花拎着耳朵教训,最后方菜花又去厨房引燃还没完全熄灭的灶火,给言裕烧了洗澡水。

    洗冷水澡说实话在农村里是十分平常的,特别是男人们, 可方菜花始终坚持认为洗冷水澡亏损身体。

    现在看不出来, 以后老了就看出病根了。

    洗完澡言裕就舒舒服服的躺床上休息了一阵, 等四点左右, 言裕就起床换了衣服准备去接言华。

    之前说好了有空就要去接她,言裕心里也搁着贾老师那事儿, 总归不安心。

    “这大热的天儿,干啥去接她呀, 那丫头片子都十岁了还当她是奶娃娃不成。”

    方菜花舍不得儿子这么热的天还出去走动,忍不住埋怨言华,想当初还是奶娃娃的时候还没这么费事呢。

    除了吃奶那会儿,言华都是让言容给带的, 把屎把尿不说, 晚上也带着睡觉。

    言裕笑了笑,没说话, 方菜花也就是顺嘴这么一抱怨,言裕要做什么, 基本上她都不会反对, 除非是她认为会危害到言裕未来前途以及身体健康的。

    言裕没跟方菜花说村小贾老师的问题, 一是没确定, 二也是不想多议论他人是非,而且农村这地方,谁家在房里说了什么话被隔壁人家听见了,第二天天没黑就能传遍四里八乡的,不比十来年后的网络信息时代传播得慢多少。

    言华最后一节课的时候就伸着脖子往窗外看,授课的语文老师皱着眉让她起来读了一段书,看她读得顺畅,这才舒展了眉头。

    “你大哥读书好,你作为他妹妹也要努力追赶才行。”

    言裕也是从村小出去的,归功于方菜花,每学期原主得了奖都要高兴的拿出来到处炫耀,所以十里八乡的人都知道言家的裕娃子读书很不错,以后是要上大学的。

    这段时间言裕过来学校接言华,碰到以前教过原主的老师,也都恭恭敬敬的问候,老师们现在都对言裕这个村小出去的娃子十分满意,言谈间都十分关注言裕的高考结果。

    若是以前老师这么说,言华肯定是一翻白眼就气呼呼的坐下去了,现在却是在同学们羡慕的眼神中笑嘿嘿的一挺小胸脯:“大哥最近在家都在辅导我学习,还说以后要挣钱让我上大学哩!”

    于是同学们的羡慕更盛,嗡嗡嘀咕说言华的大哥真好。

    老师也欣慰的笑着点头,“这就好,人不能没有梦想,一旦有了梦想,就应该为之努力,追梦的过程中不可懈怠,那么有一天,你们就一定能实现这个梦想。很好,言华,既然你大哥也对你充满了期待,你以后也要更努力的学习,先坐下吧。”

    言华小黑脸上满是激动的光彩,即使坐在教室最后一排也格外醒目,言裕站在教室外小操场上一眼就看见了腰板挺得笔直认真听课的言华,心中不由点头。

    教室里,坐在第一排中间位置靠近教室讲台的俞梅垂眸有些心不在焉。

    梦想?

    言华的梦想,是她大哥给的么?

    想到那个比学校里最年轻帅气的老师还要帅气迷人的高个子大哥哥,俞梅一个晃神。

    或许是因为经历了太多,俞梅跟周围尚且懵懂的同学有很大区别。

    比如他们最烦恼的就是吃跟玩,而她已经开始担忧家里的钱财生活,虽然讨厌贾老师,可是从那里看到的童话故事书却又成为了俞梅记忆中最鲜活的存在。

    那些总会出现在公主面前拯救她们并给与她们幸福生活的王子......

    言华被老师那么一说,顿时跟打了鸡血一样恨不能将两只眼珠子抠出来贴到黑板上,这也是言华第一次发现居然上课还挺有意思的,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了。

    老师布置了今天回家的作业,言华这才想起没看见大哥来没来,连忙将作业本书本铅笔往书包里胡乱的一塞 ,言华扯着包就往门外跑,刚跑到门外就被人给拦住了。

    言华急得抬眼一瞅,看清楚拦住她的人是言裕,顿时就笑开了。

    “这么着急的跑,想去哪儿?”

    言裕皱眉,刚才言华冲得太猛,言裕担心她撞到人,这才站过来将人给堵了,自己也被这小炮弹般的冲劲儿给狠狠撞了一下。

    好在言华太瘦,也就把他撞得后退了半步。

    “下次别这么莽撞了。”

    言华乖乖的点头,将书包背好,抬头眼巴巴的看着言裕,意思不言而喻。

    言裕好笑的拍了言华脑门一巴掌,从裤兜里掏出两毛钱,“自己去买吧,可以全部花完,也可以自己存下来。”

    原本拿着钱就准备冲去小卖部的言华犹豫了一下,快跑的步子也变成了慢步走,显然听言裕这么一说,开始纠结犹豫起是该一次性吃个够还是多吃两回。

    言裕转身看向之前就一直偷偷躲在教室前门里面看他的俞梅。

    教室里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只剩下留下来扫地做值日的三四个同学,此时一个个也都好奇的时不时偷看言裕,俞梅那样倒并不显得打眼。

    言裕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趁着言华回来之前找当事人聊一聊。

    如果有言华在的话,哪怕言华性子突变管住了嘴,言裕也担心她会时不时的拿奇怪的眼光去看对方。

    咳,好吧,其实按照言华的性子,言裕觉得她更大的可能性是拿这个事去要挟人家给她好处。

    “你好,你是叫俞梅吧,我阿妹时常提起你,我们可以随便聊一聊吗?”

    言裕尽量让自己显得温和无攻击一点。

    其实贾老师这个问题让言裕来问,言裕也是有些难以启齿的,特别是问话对象还是一名小姑娘。

    可不说曾经为人师表的道德感,哪怕就是一个稍微有正义感的成年人,面对这种事也做不到不闻不问。

    俞梅显然对于言裕的示好有些惊讶,不过很快就变得脸蛋绯红腼腆羞涩,一双细长的手紧张的揪着腰间的裙子布料,却又一边努力克制垂眸躲避的冲动,仰着脸看言裕,“你好,我是俞梅。呃,我跟言华是好朋友,她也经常说起大哥你。”

    其实俞梅听说言裕,也是以前言华还混在贾老师那一堆的时候,可那时候言华说的都不是什么好话,俞梅没说这些。

    言裕不用问也知道,毕竟他也是最近才开始过问言华的事,之后言华就没去过贾老师那里了。

    就上次看,言裕也知道言华不可能跟俞梅这样的人交情多好。

    言华只可能羡慕嫉妒俞梅,不可能心平气和的跟她做朋友。

    对于这个阿妹,言裕还是挺了解的。

    不过为了后续谈话,言裕也没说破。

    说是随便聊聊,言裕也没打算单独把人家小姑娘约去什么偏僻的地方,就选了他们教室隔壁围墙下。

    那里没教室,自然也就没有打扫卫生的学生,学校大门又在完全相反的方向,放学以后学生基本不可能滞留学校专门跑过来这里翻围墙。

    “我其实想问一个事,虽然这个问题可能你听了会不自在,可是我还是希望能够帮到有需要帮助的同学。”

    言裕踌躇着开始做铺垫,希望能让待会儿问出的那个问题显得不要太过突兀。

    俞梅若有所感,抬头,一双像猫儿一般的眼睛紧张的盯着言裕,可再紧张,俞梅还是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

    言裕垂眸,“关于那个贾老师的,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言裕发现俞梅这个小姑娘心理年龄明显大于实际年龄,所以选择了含蓄的问出这句话。

    俞梅浑身一抖,而后埋着头死死咬着唇角,沉默不语。

    言裕也跟着沉默的等待,毕竟这种事,被成年人仗着身份侮辱,便是再大个十来岁的小姑娘也会有心理阴影。

    沉默的几分钟里言裕什么也没想,只是安静的等待俞梅的回答。

    没什么好想的,对方答应或者不答应,两种可能性言裕早已经设想过并且琢磨出了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

    然而俞梅的回答,却依旧让言裕小小的吃惊了一下。

    埋着头沉默良久的俞梅重新抬起头的时候,脸上居然还带了一点笑,眼眶里却满是泪水打转,“不是每个人都能像言华那样幸运,我......”

    说到这里,俞梅失声,努力的往喉咙下咽了一口,似乎咽下的是她即将流出来的泪水,勉强整理好情绪,俞梅继续道,“贾老师的事,你以为我爸妈不知道吗?”

    这一句话让言裕疑惑的皱眉,很难想象会有一对父母知道自己孩子的这种遭遇,居然也能不闻不问?

    难道是害怕捅破之后自己女儿名声尽毁?

    也不可能吧......

    俞梅没再说什么,离开前表示自己会尽量让其他同学别去贾老师那里,不过如果对方坚持要去,她也没办法。

    “你、想过你的以后吗?”

    这件事应该就此打住,言裕知道,可最后看着对方离开,言裕还是没忍住问出这一句话。

    可说出口之后,反应过来,这句话放在别的地方可能是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可现在用在这个女孩身上,似乎有种宛若天真的风凉话。

    俞梅脚步停顿了一下,没再回头,言裕不知道她的表情是怎样的,或许麻木或许嘲讽。

    中间月假回家,言裕也没有放松,哪怕是确信已经记得很牢固的知识点也会去翻一翻。

    高考前的这三天休息时间,有的同学选择了留在学校继续进行紧张的考前复习,言裕没留下来,将一部分的书用绳子绑好,凉席被子枕头之类的卷着往擦干的水桶里一塞,两只手不空,背着书包提着行李就出了学校。

    好在现在是夏天,棉被那些开始热起来的时候就被方菜花特意来学校背了回去。

    回去的时候比来的时候更好坐车,来的时候是人等车,回去的时候是车等人,言裕提着一堆东西也不准备跟其他人一样舍不得车费,之后还有两个多小时的山路要走呢。

    坐着拖拉机突突突的哆嗦了半个多小时,言裕下车的时候发现言四海居然已经等在了岔路口那搭的棚子小卖部那儿。

    显然是已经等了不短时间了,言裕还没下车的时候言四海就看见他了,忙从棚子里走出来,将言裕手上的书跟行李接了过去,还递了支冰棍给言裕。

    两毛钱那种,外面是朴实的白纸红字包装,还印着熊猫。

    两毛钱买这么个东西,对言四海来说可以算得上奢侈。

    “不买东西也不好意思在那小卖部坐太久,你赶紧拿着吃,解解暑。”

    言四海带了背篓来,正好将言裕的书以及书包都给装背篓里,言裕没让,好说歹说让言四海把书包留给了他自己背,凉席枕头被单水桶这些却被言四海板着脸提在了手里。

    言裕本来是想去给言四海也买一根冰棍的,可用着对方给的钱去买,言四海得心疼死,到底还是算了。

    在家待考这两天,方菜花简直恨不得把鸡鸭猪的嘴巴都给堵上不让它们叫唤一声,就怕吵到言裕学习,言裕出房间走动一下都要被方菜花紧张兮兮的问这问那的。

    “裕娃子,看书看累?”

    “裕娃子,是肚子饿了还是口渴了?”

    “裕娃子,复习得怎么样啊?”

    “裕娃子......”

    得了,言裕直接转身回房继续看书。

    方菜花跟言四海也不懂那些什么会不会问错了话给言裕带来压力,好在言裕也不是真的十几岁少年,心理承受能力好歹也是久经考场锻炼出来的,对待高考也能保持个平静的心态。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