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海中翡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香波地群岛,也称新世界的前站,所谓再出发之地,主体是一株扎根于深海的大树。

    而这棵巨大亚尔奇曼红树的主人,是有造物主后裔之称的世界贵族天龙人。

    通称世界贵族,二十王后裔,神的血脉,造物主的后代等等。

    当然,在普通民众的常识认知里,他们还是习惯称呼这些人为——最伟大的垃圾。

    “这句话……有什么问题吗?”

    身材纤长的少女披着一件白色的斗篷,松松的握着一根精巧花俏的手杖,仗尖有一下没一下的点着光可鉴人的地面。

    她的头发很长,在发尾打着卷,嵌着蓝宝石的头饰被刻成了栩栩如生的蓝尾雀,现在,这只鸟儿正优雅的曲折颈项,卡起她一边的头发,活灵活现的停在少女左耳上。

    而那双被赞为海中翡翠、本应和宝石交相辉映的眼睛,却轻巧的闭着。

    紧闭的双眼并不影响她的感官,此时此刻,在这个华丽的角落,克斯莫罗•艾丽卡——因为身负神的血脉,被尊称为艾丽卡宫的女主小姐,正面无表情的歪着脑袋,“看”着站在她对面的这位中年男子。

    这位天龙人的殿下表现的相当冷淡,理所当然的反问说:“这话哪里有错吗?”

    “唉?”

    本就是来套近乎的商人完全怔住了。

    不,他只是想来拍个马屁而已!

    一般不都是这样吗?挑个天龙人都很厌恶的话题,借着对这些传言的贬低和斥责来吹捧世界贵族,让这些殿下对他们形成共感。

    一般到了这种时候……您不是应该很赞赏我的行为吗?

    当初戴德里克圣明明就很吃这一套啊!

    艾丽卡宫偏着头看了这个满头冷汗的家伙儿一会儿,她身上无时无刻不开放着的见闻色霸气,让这家伙的小心思几乎无处可藏。

    这家伙原来还巴结过戴德里克?

    “所以……你是把我当蠢货来哄的吗?”

    艾丽卡这回的神态,倒比较符合被骂成最伟大的垃圾时、作为天龙人应该有的愤怒样子。

    商人克制不住的狠狠咽了口唾沫,冷汗很快就浸湿了鬓角,艰难的先扯出了个苍白的笑容。

    ——感情在艾丽卡宫这里,骂天龙人垃圾不是错,拿戴德里克圣类比她才是错吗?

    那不是你远房表哥吗?

    他在你眼里就这么低级吗?!

    直接把他等价于蠢货两个字,这真的是做表妹应有的态度吗?!

    他正急速的逼着自己想出点什么抖机灵的话,好来挽回一下这位殿下的好感,哪知道那位被称作蠢货的戴德里克圣,正好在不远处闹出了事情来。

    说起天龙人这个种群,目前还处于最古老的奴隶制社会,这些人从出生开始所接受的教育里,就没有属于谦逊的部分,甚至对世界有种盲目的主权认知:他们可以对这个世界做任何事,世界上的任何种族任何人,都要任他们予取予求。

    无法无天,肆无忌惮。

    克斯莫罗•艾丽卡来到这个世界的前十六年,接受的也正是这样的教育。

    戴德里克圣、也就是艾丽卡宫的表哥,此时义愤填膺的和爱罗伊圣【艾丽卡的堂叔】争抢一位貌美的女奴。

    “啧。”

    咂舌的声音细小但不容忽视,满头大汗的商人努力的缩小自己的存在感,离他三步远的地方,艾丽卡宫的手杖已经死死的抵在地面上。

    虽然这位殿下的表情依旧如故,但他看得清楚,以那仗尖为中心的这一小块地面,此时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裂纹。

    艾丽卡宫的脾气和力道……倒是和传闻中差不多呢!

    那边厢,吵闹的声音越来越大,天龙人都无法无天惯了——哪怕推翻了桌子伤及了无辜,被伤的人也只能默默的低头忍了——所以他们吵的越发光明正大。

    戴德里克说到火头上,气的直接从袖子里掏出了一把枪,他还知道表叔是不能伤的,所以拿着手|枪对着头顶随便开了几枪。

    穹顶的装饰品被打了下来,落在地上溅起了晶莹的碎片,但是没有肉体被穿透的闷响,怎么都让人觉得还是不过瘾。

    戴德里克气冲冲的开始扫视人群,准备找个不顺眼的人,拉出来开几枪泄火。

    那神态倨傲的就如同猎人挑选着猎物,而现实的可怕之处在于,不论猎人如何孱弱,他的猎物都绝对不会反抗。

    戴德里克兴致勃勃的猎人转了个身,正好看到站在立柱后面的那道身影。

    很好,时间静止。

    “咔哒”的声响似乎被刻意放慢了十倍不止,□□摔在地上的声音和散的乱七八糟的零件一样响在了所有人的耳膜上,就连在一旁看戏的查尔罗斯圣,都下意识的退了一步。

    戴德里克小心的握着自己的手腕,也没顾得上去捡掉在地上的手|枪,有些畏缩的吸了吸鼻涕。

    “艾……艾丽卡?”

    艾丽卡从头到尾连眉头都没皱一下,但那种不耐烦的味道几乎可以直接闻出来。

    她一步一步从角落走出来,厚底的鞋跟踏在地板上毫无声响,倒是随着步伐不断前进的手杖,每落一次地,就要留下一块布满裂痕的砖石。

    好的,戴德里克舔了舔嘴唇,艾丽卡要气疯了……

    那边厢,应该气疯的艾丽卡宫依旧面无表情的闭着眼睛,路过戴德里克的时候嗓子里低低的“哼”了一声,别说同辈了,作为堂叔爱罗伊圣,都下意识打了个哆嗦。

    哪知道从小脾气就很大的女孩子出乎意料的没有多做什么直接打脸闹脾气的事情,而是走到那个正跪在地上的女奴身边,一言不发的停住了。

    爱罗伊圣小心的舒了口气:差点忘了,艾丽卡虽然脾气大,但却绝对不会做出扫天龙人面子、败坏世界贵族威严的事情。

    ——虽然在艾丽卡看来,所谓的世界贵族,本来就没剩下什么威严。

    橙色头发的小女孩穿着棕色的衣服,看年纪说少女都勉强,身上尽是打翻的托盘落下的油渍。

    艾丽卡在被食物残渣沾满的地砖前住了脚,嫌弃的瞟了瞟流淌的酱汁,又向后退了一步。

    末了,她抬起手来,光滑的仗尖虚虚的点在女孩的锁骨上,她动了动手指,那金属的末端就沿着颈线顶上了女孩子的咽喉。

    讲道理,这小姑娘长的真好看,爱罗伊和戴德里克能为她吵,就已经证明了她有多好看。

    这会儿爱罗伊还有点心疼,就怕艾丽卡因为他们的事情心情不好,一不做二不休把这个吵架的源头处理掉。

    但事实上,艾丽卡宫只是用手杖顶起了女童的脸庞,冰凉凉的“扫”了几眼。

    半晌,这位殿下放下了手杖,评价说:“长得还不错。”

    不远处,几位带着白手套的侍者立刻做好准备,在艾丽卡宫转身的下一秒,立刻上前将这位少女带了下去。

    不论她原来的主人是谁、不论爱罗伊圣和戴德里克圣刚才发生了怎样的争执,从这一刻起,这位少女之后的的人生都将属于艾丽卡宫。

    而他们,就负责立刻将这孩子带走洗干净,保证艾丽卡宫回到宅邸的时候,可以看到她安安静静的呆在那里。

    闹了这一通,剩下的几人也就安分了起来,虽然依旧骄奢的不行,但到底没有做什么特别出格的事情。

    艾丽卡站在角落里百无聊赖的打了个哈气,这次出来,想见的人没有见到,光看自家傻逼亲戚们犯蠢了——要不是估顾忌着作为天龙人的立场,真该把那帮蠢货全都吊起来,扒光了挨个抹点盐,全扔进坛子里腌咸菜算了。

    ——每次遇到这种事,她就克制不住这种冲动,买回来的咸菜坛子整整齐齐在花园里排了一溜,可惜里面一个天龙人都没有,养的尽是些水草游鱼,莫名的还挺好看。

    ==========

    到了下午,下面递上来一封拜帖。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