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海中翡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     “萨夫马诺商会。”

    奴隶主啊。

    艾丽卡宫闲闲的靠在椅子上,两指间拎着一盏酒杯,不悦的开口:“怎么谁的信都往里传?”

    “请您见谅。”面容刻板的女人低着头回话:“下午您在宴会上点名的那个女孩属于萨夫马诺,她原先的主人拒绝了护送者,一再请求要亲自把她送过来以表诚意,所以……”

    “是吗。”

    下午那会儿开口要人,只是为了打断那场闹剧,何况那个女孩被卷进了天龙人的冲突里,不论她最后归了谁、或是戴德里克和爱罗伊都因一时之气不要她了,为了息事宁人,她的主人一定会让她消失。

    虽然强迫自己习惯这种现状,但她果然还是不习惯放人去死。

    所以她吩咐说:“不需要了,人留下就可以,让他离开吧。”

    “可是宫……”

    诺尔抬起头,说道:“除了那个奴隶,萨夫马诺商会的人,似乎还带了别的礼物来。”

    这下艾丽卡倒是有了点兴趣,她放下酒杯考虑了一下:“那就带进来看看好了。”

    当然不可能让庶民进入宫休息的内室,所以接见的地方定在中庭的草坪上。

    艾丽卡依旧懒洋洋的倚着靠背,身上搭着一条水波样的薄毯,没一会儿,诺尔就将人带了过来。

    下午那个女孩子也在,不止她在,还有一个绿头发的女孩子站在她身边。

    萨夫马诺•利德是个外表看起来器宇轩昂的青年人,但一双眼睛冷冰冰的吓人,艾丽卡可以“听到”他内心的凉薄和兴奋,看着就是个相当合格的奴隶商人。

    “日安,尊敬的克斯莫罗殿下。”

    他跪拜的毫不犹豫,甚至在诺尔点头示意了以后依旧没有站起来,只是挺直了腰,说话时还是跪着的。

    萨夫马诺拍了拍手,等在一边的副手立刻奉上了一个黑色的盒子,盒子里面是个精巧的笼子。

    黄金的纹样、宝石的雕刻、珍珠的点缀。

    这只笼子里,蹲着一直灵动的小鸟。

    深海蓝尾雀,俗称海洋精灵,固化的波涛,也是传闻中,艾丽卡宫本人最喜欢的生物之一。

    深海是一片黑暗,这鸟儿的冠翎也是漆黑,一如艾丽卡宫的头发;浅海波光粼粼,流动着碧蓝的色泽,这鸟儿的尾羽也正是海水那般的蓝,一如艾丽卡宫的眼瞳。

    不论这世界上有多少种鸟类,多少珍禽异兽,在艾丽卡宫本人即为美的前提下,和她眼瞳颜色一般的鸟儿,必然是最美最珍贵的。

    “……居然还有活的?”

    艾丽卡这下倒是高兴了不少,示意诺尔接过笼子,捻着花瓶里装饰用的草束开始逗它。

    深海蓝尾雀因为本身稀少和一段时间的捕捉,一再被定义为消失的物种,不然艾丽卡宫也不必委屈自己,用蓝宝石代替来做装饰。

    这只活鸟,要值多少钱啊……

    萨夫马诺•利德表现的非常谦卑并且有眼色,一直等到笼子被侍者带下去,中间从未插口过一句。

    等到艾丽卡宫回过头来“看”他时,才再次开口说:“除了这只珍贵的精灵,我还为您准备了别的礼物。”

    商会的工人刚刚就运来了一个巨大的箱子,艾丽卡此时心情不错,侧撑着额角等他展示。

    萨夫马诺再次拍拍手,两位工人齐力拆掉了箱子的正面,而让人吃惊的是,就如同刚才黑色的小盒子一样,这个黑色的大箱子里,同样有一个华丽的大鸟笼。

    黄金的纹样、宝石的雕刻、珍珠的点缀。

    整体放大了十倍不止,两个笼子的细节却可怕的重合。

    区别在于,里面那道身影,怎么看……都不像是大型的蓝尾雀啊?

    “人?”

    “嗯!”

    萨夫马诺激动的点头,似乎这里面确实是件让他骄傲的礼物,而一直被押在一旁的两个小女孩,却禁不住担忧的望像了笼子里。

    “人型的我不收。”

    诺尔明显听出了她不甚高兴的意思,瞬间准备叫人把这货扔出去。

    艾丽卡宫四岁时,拒绝了祖父赠送的人类奴隶,那时候她说:每样形制的美都有巅峰,人类这个形态,不会有人比我更符合美的定义,所以这些奴隶对我来说,的都是残次品,我不要残次品。

    因为这些话,艾丽卡宫对于自己的美貌骄傲和自负从小就闹得人尽皆知——但作为贴身随从的诺尔很清楚,宫只是从小开始,就很讨厌奴隶这种制度罢了。

    “请您等一等!”

    萨夫马诺膝行几步,伸手拉下了笼子上半遮半掩的黑纱:“虽然不能和您相比,但是、但是这确实是难得珍品!”

    下午艾丽卡宫难得开口评价一个女奴长得不错,这本是个拉上关系的好机会,要是这次的礼物送不出去,要是他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从天龙人的宅邸扔出去……

    萨夫马诺打了个哆嗦,指着跪在一边的两个小女孩,迫切的说:“这里面是她们的姐姐,您看看这两个孩子,她可要比这两个孩子还要出色!出色的多!”

    一直以来,艾丽卡是闭着眼睛、用见闻色霸气代替感官来“看”的,唯一露出点眼睛的状态,就是逗弄那只蓝尾雀的时候。

    奇怪的是,这会儿,这位眼看就要发火的殿下却走到了笼子跟前,真的张开眼睛,做出了看得动作。

    她抬起手轻轻的敲了敲栏杆。

    “名字。”

    半晌,笼子里没有声音传出,萨夫马诺眯起眼睛,飞快的反手抽了绿发女孩子一巴掌,果然,响亮的耳光声让笼子里的身影打了个抖。

    又一会儿,传出了女孩子倔强却强行压抑的声音。

    “波雅•汉库克。”

    “蛇啊……”

    毫无意义的感叹了一声,艾丽卡又往前探了探。

    笼子里也是一般的华丽,黑发的少女穿着水蓝色的衣服,皮肤泛着瓷白的光,长发安静的披散在背后。

    最奇妙的是,为了让她和蓝尾雀看齐,萨夫马诺在她的背上装饰了一对人工扎成的翅膀,仔细看来,就和长在身上的一样自然。

    那双翅膀,也是千方百计调制出来的,最接近海洋的颜色。

    “名字是蛇,却被装饰的和鸟一样。”

    明明是捕食者,却被强行变成了猎物。

    汉库克低着头,藏着恨意的眼睛死死的落在自己的手背上,她低下头所表现的姿态,自然变得孱弱又温驯。

    但透过表象,见闻色霸气、就是所谓“听见”的力量,正在告诉艾丽卡——眼前这具尚且稚嫩的身体里,蕴含着可以立于百万人之上的资质。

    “落进尘埃里的王者……可惜了。”

    汉库克感到有冰冷的东西贴近了她的下颌,因为妹妹玛丽哥鲁德和桑塔索尼娅还在外面,所以她没有反抗,顺着那力道抬起了头。

    华美的监牢外面,她将要被送给的主人——那位大名鼎鼎的天龙人殿下,正静静的盯着她看。

    顺着手杖的角度看去,她正好对着那双被称作“海中翡翠”的眼睛。

    深海蓝尾雀之所以因为类似艾丽卡宫的眼睛,就能被称为大海的精灵,就是因为那双眼睛,才是真正作为海洋珍宝的最高参照物。

    那双眼睛的颜色是最美的,所以蓝尾雀的尾羽颜色,也被定义为珍贵的美丽。

    克斯莫罗•艾丽卡宫,在传说中,她的眼里盛着海洋的精粹。

    那双眼睛被称作大洋的珍宝,海中的翡翠。

    而做出这样盛赞的人,正是唯一征服了大海的男人。

    于四年前故去的海贼王——哥尔•罗杰。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