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百七十一章 一斧浩荡万事休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葫芦之中藏天地,收敛神通来,果真是不同凡响,如今堪破这法,能,显身之外,果真有一开辟玄关,乃至天地之中所困诸人,便也不可同日而语。

    “万物混沌生,万物混沌灭,青莲为何物,既在鸿蒙开,妙也,妙也,若说是偶然之间,盘古大神踩踏所生,倒也有几分刻意,天下之事,果真尽如此番。”

    拍手称快之间,勾陈可算是心神意定,如今所向,斯人其望,便不在声色之间,唯心尚闻,只看那高大身躯,鸿沟一般,让人逾越不得,甚是其后,夸父追日,何尝不是演化一身来,天地四方,如今南方一脉,反倒是附了这造化也。

    “九天玄鸟朝歌起,暮暮声声催人魂,此乃是妖魔演化,却也绝非是妖魔能演化自如,莫不是暗示我等如今命数,只是开天之时,果真看不到这古往今来之相,若是交汇一处,变为清风道果也。”

    清风,何谓清风,若说是阴风清然,还是那天地妙源,乃至佛树宝座之下,风则润物,亦或是儒家一说之中,清风徐来,乃至人心,观望数久,便也有自行一番见解也。

    “正所谓去日苦多,我等若是僵持如此,倒也无意也,不如一分雌雄阴阳,扯开那天,便为一国土,山海之间,尽是你等宏图大展之地,有何不可。”

    不愧是昔日天地皇者,想来其身,便也是和伏羲,乃至轩辕等人有所交错,只看这东皇太一,轻歌曼舞,若不是男儿身,果真以为是一妙人儿,只是如今所望,虽是模样生的俊俏无比,细细看来,果真是包含大道威光,何尝不是狼子野心。

    “你我之间,早该有胜负论断,虽是兄弟,却也该明算此账,你意下如何。”

    “如今时机不允,便是你我有心,也惘然也,不如重用此法,证天地间。”

    道可道,非常道,却也无道,天下道,男女道,族中道,风水地火普天道,乃是其中情劫时来,断也一心难存,若说是其源母所诞,天地之间,东皇太一乃至象征日月所一,那帝俊也是如此,广寒宫阙之上,如今却是空无一人。

    “太阴玄母……你果真血脉存留,只是这小小仙子,怎承受的住你之血脉,如此孱弱,果真是……”

    眼前所望,自让人震惊无比,似混天一斧,乃至那灵珠子,在这东皇太一等人昔日恩怨乃至造化面前,或都如此渺小。

    “或称圣母为妙,如今其身证得内外二能,乃是普天之上,无始圣皇方能媲之,若是无来法身通明,也只是贻笑大方尔。”

    白为阴,黑为阳,乃是常人心中妄念,如今所见,真源一法内,乃是黑为阴,白为阳,如今这白龙,修混沌法,持造化能,承皇者功德,天地福泽其一,纵然只是其一,尚能如此,天地莫奈何。

    “太阳,太阴,方为归宿所在,如今若是你们寻不来天地归宿之人,便也散了这造化,盘古重生,又能如何,造鸿蒙之器,早就不在他掌中也。”

    其身,其意,倒也教人视之惘然,看之无意,果真是熬烈心知肚明乎?若是无望,怎会心中如此坎坷,恍惚之间,便也明自那情劫,从天地而来,却不往天地而去,如今所向,自是百意难追,唯那诸相之中,天意难违,也可说是本心难违也!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