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84章 番外|范红姗03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

    周一琅抿着唇皮,压下心腔的怒意,埋头苦干——这该死的女人,发生什么事情含糊不清的回答,如今躺在他身下还在胡思乱想……

    连两人亲昵当中有没有‘好’,居然都不明了?!!

    气煞的男人,气息粗重的更是用劲地要征服——

    范红姗闻着鼻前,清爽肌里缓缓透出来的汗息,原本用力推拒的双手,不知何时变成了捏紧他的双臂用力稳住重心,心里侧乱糟糟的想着:

    怎么会变成这个鬼样子?

    范红姗也不知道哪里招惹到了周一琅,使得他下半夜里,性情大变地一直翻着法子折腾自己。

    最后,累晕过去的范红姗甚至不知道,她哭晕过去时,喊出了心里最想要说,又不敢做的的话:

    “先生、能离婚吗?”

    她要退货。

    范红姗不知道自己说了啥,但是,刚达到身心舒爽男人,听到妻子这无意识的嘟嚷,整个人都僵住了!

    直到气息平伏下来,周一琅才缓缓退开她的体内。

    望向她昏睡过去的容颜,眼神却没有餍足的温驯,却有着暴风雨来之前的阴戾。

    灯光下,妻子的脸上、身上,都是他卖弄出来的淡粉潮,特别是胸.前、腰际被他兴奋之际,大力攥紧时,留下了很多瘀痕。

    这是结婚八年以来,他最为疯狂、毫无节制的一次。

    然而,他的妻子,却问他,“能离婚吗?”

    这是不满意他的能力?

    周一琅心里非常不爽,面上就很臭、面瘫的俊脸更是冷峻。

    范红姗一觉疲软的睡醒过来,根本就没有往别处多想,以往是如何过的,日子还是如何过。

    早上六点起来做早餐,六点半叫醒两个孩子,七点前让孩子们吃过早餐,然后送到楼下,就会有车来接他们上学。

    孩子们都是全日制,每晚六点左右,就会先周一琅一个小时左右回到家。

    而她侧在每天早上八点的时候、进房叫醒丈夫,八点半目送着他上班,之后到晚上六点前,她的时间就是自由的。

    因为她早就知道自己的婚姻,是个无根的浮萍,在她想通之后,就自行找乐子,这个年代,别的没有,但是老手艺的传授师傅还是有的。

    她每个月都有将近二百块钱的‘月薪’,这一点,周一琅从来没有少过她,她事实上,并不太清楚周一琅这个人,到底是干什么的。

    只是见过他的书房里,全是外文,要不就是哲理、书画之类的书籍。

    她也没有心思探究他的为人、工作之类的。只在他要自己陪同参加晚宴时,尽量做好一个得体的‘周太太’。

    平时,她就是利用月薪,找到了一个老太太,学了一手的刺绣,这一学,学了足有七、八年了,老师傅也从一个健康的妇人,变成了一个半瞎的老婆子。

    明白过于用眼会对眼睛不好后,范红姗也只是将刺绣当成了自己的一个爱好,只做点小玩艺,送给两个孩子,或者做布艺。

    另一点,她还学了国画和书法。这一点,是她自小就学的,她爹未过世前,就是个穷酸的老书生,最拿的出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