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章 大结局八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叶裳歇过来后,那个回来时灰头土脸的人,回归了锦袍玉带,丰仪无双,气度清华的模样,尤其是帝位磨养出的帝王气度,让他看起来,如日月光华洗礼打磨的玉,无上尊荣。

    苏风暖总是盯着他的模样移不开眼睛,越看越好看,心下连连感慨。她圆圆滚滚,他却……哎,这人比人,真是郁郁人啊。

    叶裳开始一日没注意,后来发现,她总是用有点儿幽怨的眼神瞅着他,不由问,“怎么总是这样看我?怎么了?”

    苏风暖扁嘴,扶额道,“我在想,以后,天下女子,莫不惦记了。”

    叶裳一愣。

    苏风暖恶狠狠地说,“谁惦记,我就把谁贬去极北苦寒之地。”

    叶裳先是不明所以,继而明白了,开怀大笑。

    以前多少年,他怕她被外面的乱花迷了眼,怕她乐不思蜀忘了她。如今,她也终于有点儿心觉得他这一亩三分地怕人来耕了,焉能不乐?

    苏风暖从未见过叶裳如何开怀大笑,是从心底深处生出的真正的痛快,这一笑,映着他无双的容颜,真是颠倒众生。做帝王如此,他怕是古往今来第一个绝色的帝王了。她痴了痴,然后回想自己的话,也跟着笑了。

    七日一晃而过,这一日,来到了苏风暖临盆之日。

    一大早起来,苏风暖就见了红,叶裳吓得脸都白了,苏风暖往外面推他,他却死活不动,只用力地抓住她的手,白着脸,对她不停地说,“暖儿别怕,我就在这看着你生,我哪里也不去。”

    苏风暖好笑地看着他,这刚开始,还没真正发作呢,他的脸就比她还差,身子都是颤的,到底谁怕?对他道,“你出去。”

    叶裳死命地摇头,“我不走,我就待在这。”

    苏风暖见赶不走他,又是无奈又是好笑。

    产婆们早已经配备齐全,玉灵早已经将生产时的一应所用都让人准备好,苏风暖是第一胎,怀孕时,脉象又是时有时无,所以,虽然胎位正,但也难免有万一,玉灵还是打起十二分精神,从她见红起,就带着人进了房中。

    见叶裳打定主意,死活不走的模样,玉灵也没意见,只对他说了一句,“你既是待在这里,就做好准备,可别把自己吓晕过去。”

    叶裳脸又白了白。

    苏风暖更是好笑,一介帝王,若是被女人生孩子吓晕过去,那么估计是千古笑谈了。她只能压着好笑反过来对他宽慰,“生孩子而已,没那么可怕的,况且师叔时刻守在这儿,出不了事儿的,你放轻松点儿。”

    叶裳抿着唇点点头,依旧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苏风暖扶额,“你还是出去吧。”

    叶裳摇头,“我不怕的,你也别怕,我不出去,就陪着你,你别说话了,省着点儿力气。”

    不怕?他这哪里像是不怕的样子?苏风暖叹了口气,想着一会儿生时,她哪怕痛死,也不能喊叫,免得把他吓破胆。

    女人生孩子是一大关她知道,但生前的准备做的足,有玉灵师叔在,她本就不怕,只是有些紧张,可是如今见叶裳这般模样,她那么点儿紧张也荡然无存了。

    参片,汤水,一波波地送进产房。

    婢女、嬷嬷、产婆、进进出出。

    王夫人、苏夫人插不上手,便与苏青、许云初、千寒等人在外面等着。

    玉灵在一旁指导,唯叶裳一人纹丝不动地站在苏风暖枕边,紧紧地握着她的手,目光死死地盯着她的动作,不放过一丝一毫。

    她额头溢出汗水,被玉灵擦掉,他汗如雨下,衣衫尽湿,也不让人动他一下。

    这个孩子,似乎十分的折腾人,没有苏风暖早先想象的那般容易,似乎就是个折磨人的性子,慢吞吞的挪腾着,就是不出来,似乎诚心让外面的人着急。

    叶裳的衣服被汗水湿了一层又一层,折腾了一日后,连玉灵都有些急了,外面的王夫人和苏夫人更是坐不住地想冲进来,苏风暖被折磨的没力气,叶裳的脸白如纸手脚软如泥时,才露出了头。

    玉灵大喜,松了一口气。

    叶裳看着血污一片中,那满脸血的小脑袋,只觉得血气上涌,眼前鲜红一片,身子晃了晃,就要倒地。

    玉灵抽空一把扶住他,“来人,扶皇上出去。”

    叶裳定了定神,勉强站稳,沙哑地开口,“不用管我,顾着暖儿。”

    苏风暖满脸汗水没力气地抬眼瞅了叶裳一眼,如今已然没工夫笑他,于心疼中,暗骂了一声小兔崽子这是折腾她还是故意折腾他爹,再不滚出来,她就将他扔去苦寒之地时,身下一松,孩子“哧溜”地滑出了身体。

    “生了!”玉灵大喜。

    “恭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