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八零章 防盗 I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是的,将军阁下!”

    吴非年长唐瑟夫近十岁,但是他非常喜欢这名比他小得多的年轻领主。

    北伯侯唐瑟夫已经治理北方的领地六七年的功夫,从领民的脸上逐渐展露出来的笑容便可知道,唐瑟夫是一名受百姓爱戴的领主。

    听到被人称作将军阁下,唐瑟夫的脸上露出一副微笑。

    明明才是二十多岁年轻人,却是一张非常成熟的面孔,络腮的胡子也知道修饰一下,眼中并没年轻人的张狂,却有着成熟之人的非常稳重的气质。

    大约一小时的功夫,派出去的信使回到了唐瑟夫的军中。

    “报——”

    信使直接来到唐瑟夫的面前,拖着长音报告道,“皇帝陛下令北伯侯进城!”

    “部队由李维接管,修兰特,墨班随我入城面见陛下!”唐瑟夫安排了与他一同进入纳瓦兰城的人选。

    纳瓦兰城不愧是有着“花都”的称号,即便是城内的富户已经迁到了天罗城,但是这里鸟语花香的气息却没有减少。

    只是当唐瑟夫见到街角处还有许多的行讨者时,眉头紧紧地皱了下。

    起码在他的治下,是不允许有任何的行讨者的。对于没有产业的人,唐瑟夫专门设立了一个地方用来收纳他们,当然不是白白地养着他们,这些被收容的行讨者也需要劳动,劳动就能换来面包。

    唐瑟夫骑在高高的白马之上,沿着城中的主街道由负责城内的卫兵引领,维迦皇帝暂住在城内的领主城堡中。

    纳瓦兰城很大,至少比唐瑟夫现在的居城白城还要大,城主的城堡更大,比起唐瑟夫在白城的居所要大数十倍,当然,唐瑟夫的居所与三层楼的民宅无异。

    “陛下,愿您与天上的太阳那般,永远用您的光辉温暖人间!”

    唐瑟夫见到维迦大帝后,献上了他已经背诵了一整夜的恭维之词。

    “爱卿免礼!”

    维迦很满意他面前的北伯侯,北伯侯在北方的所作所为他都看在眼中。

    几年的时间,唐瑟夫便使北方的大地又回复了欣欣向荣的盛景。若不是左右丞相的极力反对,维迦早已经准唐瑟夫成为恒辉大公,成为真正的北地的主人。

    “朕已经为爱卿准备了十五万大军,扫荡蛮荒,一统四海,唐瑟夫,朕的梦想就靠你实现了!”

    维迦豪气凛然地将唐瑟夫说得热血沸腾,唐瑟夫一再表示为陛下肝脑涂地在所不惜!

    不过当唐瑟夫看到他的十五万军队的时候,他也只能暗叹一声,“陛下的梦想前,有着无数的小人啊!”

    部队正式出征前,唐瑟夫还是要先粗略地探视下军队的。

    “黄老将军,你不是已将退伍了吗!”

    唐瑟夫看到了许多熟悉的身影,比如面前这位黄老将军,一队万人队的统领,已经是六十多岁的高龄,居然在这次被征调远征蛮荒部落的军队中。

    “只是劳苦远征,苦了黄老将军!”唐瑟夫同样也特别敬重这位军队中的前辈,老而不朽,这是唐瑟夫对黄老将军的评价。

    一名斥候从东边带着伤急退了回来,“杰克大队长,敌人从东面包围过来了!”

    “兽人的战力太强,你去通知防守西南角的部队,让他们向北撤,在废墟的中北位置集合!”

    杰克使着一柄宽刃巨剑,在大陆中,他以为自己的臂力就足够大了,使的一把大剑更是舞起来风生云起,好不潇洒。

    但是在与兽人搏杀的战场上,杰克随便对上一个兽人战士的时候,每一次的攻守他都感觉使出了吃奶的力气。

    兽人大多喜欢使用战斧,无论是长柄战斧还是短的手斧,在兽人的手中就像是玩具一样。

    在耗费了全身的力气后,杰克终于将三名兽人砍翻在地。

    “呼,呼——”

    杰克尚且如此费劲,更何况其他的战士,他环视四周后,还站着的战士已经不到开始的一半。

    “伤亡竟然这么厉害!”杰克的脸上带着忧虑,更多的是不甘,他没想到兽人竟然有如此诡异的强大神器,可以消灭他们的整个高级将领。

    杰克并不善于思考,但是他知道事情肯定没有表面上的那么简单,四处都透露着诡异。

    而且他突然有一种大胆的猜测,就是只要能够从这废墟中的狮虎骑士手里逃脱掉,他们一定可以返回北方之地。

    “杰克大队长!为何要让部队集中在这里,我们都在这里话,很快就会被包围的!”云天河一见到杰克就高声的疑问道。

    此时的云天河的身上已经沾满了血迹,一旁的吴非精神有些萎靡,他仅剩的魂力,恐怕连一个火球术的释放不出了。

    杰克大概环视了一下聚集在此处的战士,还有不到一千人,一半以上的士兵阵亡。

    “把守住这条路的南北两个口,弓弩手全部上到两旁的废墟上,只要我们在坚持一会儿,就能看到曙光!”

    大队长的命令必须执行的,但是这句话对士兵们来说可没有足够的信服力。

    云龙河更是继续问着刚才的问题,“杰克大队长,阁下的勇猛我已经见识到了,但是我不认为在这里防守是一个好主意,如果敌人将我们在这里牢牢地围住,我们该如何是好?”

    “呃,听我的命令就是,只要在这里挺住,我们一定会平安离开这里!”

    杰克也想解释解释,但是他发现无法说出口来,应为这一切都是他的直觉。

    云天河觉得杰克这样说是有些不负责任了,虽然他不惧在这里丢掉性命,但是事情已经至此,起码他们可以办到击杀更多的兽人,也算是杀一人保本,多杀几个就多赚几个。

    “大队……”

    云天河还要继续发文的时候,一只手拍在了他的肩膀上,回头一看,是吴非,示意他不要再继续问。

    “也许杰克队长说的有道理……”吴非低声向云天河说道。

    “什么,连你也——”云天河的性子急,一听吴非为杰克辩解,又要喊道。

    “嘘。”

    吴非又一次示意云天河安静。

    “没注意到原本应该跟在骑兵队后面的五千步兵还没有到嘛……”

    云天河虽然性子急,但是也不是愚笨,头脑一转,立马觉得其中有蹊跷的地方,疑惑道,“那是怎么回事呢?”

    “也许是兽人的军队里也出了些小状况,而且假设成立的话,我们确实有机会离开伦特丹平原呢!”

    听着吴非的解释,云天河感到一惊,看向吴非的表情也多了些尊敬,心中暗想还是天天拿笔的想事情比较细。

    “不过那个‘假设’是什么?”这是云天河此时最想知道的问题。

    吴非尽量压低了声音说道,“兽人的军队里,可能出现了一些不同的意见,比如有人不想打这场仗……”

    “呃?”

    云天河对此更疑惑了,他从来不会思考排兵布阵意外的事情。

    “假设如果成立的话,那么敌人就不会全力进攻这里或者是感到进攻受阻以后将会停止进攻。而且还有一点就是不想作战的人会保留自己的实力,所以一旦在这里我们能够取得先机,敌人便不会再冒着扩大损失的风险继续向北追击我们。”

    吴非想了想,杰克大队长可能也是通过兽人的步兵没有参与进来,总而想到了这一点。

    不过吴非还是补了一嘴,“当然,一些都是假设。”

    “还是你们想得多啊,那么现在就是做这里的防御就行了吧!”

    知道了一种可以留存性命的可能性,云天河的精神状态也在瞬间好了许多,毕竟能够生存下来要比很多事情要显得有意义。

    兽人的进攻并没有吴非想象中的减弱,也或许是与他们的魂力都频临枯竭有关,总之兽人的攻势在吴非看来一波强过一波。

    吴非体内的魂力已经不足以支持他继续释放魔法,他捡起了一具尸体旁边的纲弩,拉弓对于吴非有些困难,但是使用纲弩的话,他还是可以做到的。

    “真紧啊!”

    将弩弦拉到箭尾的卡槽中,吴非感觉也是相当的不容易,但是好歹他将成功地将弩箭射了出去,并且击中了正向这边扑过来的狮虎兽。

    砰!

    弩弦震动,将弩箭击打出去的时发出一声脆响。

    吴非机械的装上弩箭,拉上弩弦,手指猛扣扳机……

    天色渐渐地昏暗,伦特丹平原上的夜晚总是暗得让人感到可怕。

    砰!

    又是一箭,吴非不知道自己已经射出去了多少箭,但是他的左手和右手都已经开始肿胀,当他尝试着再次拉开弩弦的时候,他发现他的手已经没有了力气。

    “呼——呼呼—

    林特已经决定不会再退,反而将自己的22级魂力提升至巅峰。

    “臭小子,既然要着急赶死,那我就成全了你吧!”

    喊着的同时,上手就朝着诺的身前攻击过去。

    只可惜,林特忽视了诺的速度。

    连他的魂技辉刃乱舞都无法扑捉到诺的身影,更何况这普通的一拳。

    红发一晃,诺的整个身影就在林特的面前消失。

    “糟了!”

    林特的心中暗叫一声不妙,因为就在他的身侧,他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魂能波动。

    在林特的身侧,诺的身影完全地展现出来,而且诺早已经在奔掠的途中就已经抽出来靴腿中的短刀。

    “你想干什么?!”

    林特大惊一声,因为他发现诺的短刀席卷着破空的风声,没有丝毫地犹豫。

    林特万万没想到这个红毛小子出手竟然会这么凶狠。

    嘶——

    诺的短刀只是在林特的左臂上划过,带出一道血口。

    “啊!”

    林特发出一声惨叫,右手连忙捂在伤口上。

    这是林特从小长大第一次被人用到刀子割出了伤口。

    “臭小子,我要杀了你!”

    林特的面部开始变得扭曲,在诺的眼中他那狰狞的外表上所带的尽是邪恶的目光。

    但是林特也是有些本事,虽然左臂受伤,但是右手还是完好。

    只见林特为了一报左臂受伤之仇,右手中的匕首又是一阵辉芒闪动,在林特魂力的催动下,仍旧是22级的魂力没有丝毫的减弱。

    “去死!”

    又是数道光芒之刃隔空而出。

    诺由于已经使用了一次斗战铠状态下的那对虚幻之翼,短时间内无法再次使用。所以诺只得靠着本身的风属性的魂力快速移动。

    嗖嗖嗖——

    诺几个闪身躲过了这些光属性的波刃。

    不过这时候的林特已经是怒火中烧,他显然没有丝毫停手的打算,右手再次光芒频闪,又是数道波刃向诺甩了出去。

    只可惜诺虽然无法上前攻击林特,但是只是闪避这几道光能波刃却是没有任何的问题。

    “可恶,可恶,可恶!”

    林特变得有些疯狂起来,他开始疯狂地使用他的魂技。

    不过在诺这边看来,这几刀的波刃上所蕴含的魂力已经降到了18级。

    林特的魂力等级下降。

    直到这个时候,诺的闪避都轻松了许多,甚至是不用在消耗太多的风属性魂力,只是凭借肉体的力量就在闪躲着林特的每一发魂技。

    “呵呵,皇家学院那小子已经乱了分寸了呢。”

    唐瑟夫有些兴致地看着擂台上的红发少年,尤其是他的那双碧蓝的眼瞳,这让唐瑟夫感到非常的熟悉。

    “看来诺特的意志,被他继承了啊。”

    如果说墨班或者修兰特没有感应出来,但是唐瑟夫却能感应的清楚,当初在“地狱”那里,他是第一个苏醒过来的人,所以也有和他们不一样的地方。

    诺体内的龙魂之力,隐隐约约之间与唐瑟夫相呼应着。

    诺刚一登上擂台的时候,唐瑟夫还没有察觉到,但是随着诺开始动用魂力的时候,虽然没有使用龙魂的力量,但是龙魂之力已经在逐渐地和诺体内的魂力融合着。

    所以当诺一次又一次地使用出魂力的时候,唐瑟夫也渐渐地感觉到了本应该是属于洛特的龙魂之力的波动。

    “原来大家选择的就是他啊。”

    唐瑟夫又多看了那少年几眼,除了一头的红发非常显眼外,唐瑟夫再也没看出来这个少年身上还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而且魂力等级也似乎有些太弱了。

    此时擂台上的形势,任何一个人都看得出来,林特已经是强弩之末,输掉这场比试已经是早晚的事情。

    此时皇家学院的学员领队,是那名枯瘦的老者,此刻他的面色比谁都要难看。

    “瓜伯副院长,要不要宣读比试结束?”御前演武的一名负责人向这名枯瘦老者问道。

    瓜伯这个时候也是骑虎难下,如果从他嘴里张口的话,那岂不是等于承认了皇家学院落了下乘,这样皇家学院的威严何在?

    不过瓜伯还是对林特寄予了一些希望,因为林特可是他这次带领出来的最强实力的学员,如果这一场真要是在世人面前输了比赛,对皇家学院可真是天大的侮辱。

    瓜伯对着负责比试的官员轻轻地低语道,“到时候如果真是林特有些不利,立即终止比赛就行,也不分出胜负。”

    林特这边眼见攻击开始对红毛小子逐渐地没有了威胁,心下也有些慌张。

    然而就在这时,由于林特心中的慌乱,攻击中露出了一个非常大间隙,而诺,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这个时候诺身上斗战铠也到了时限,逐渐变淡最后化成了无数的细小芒点消失不见。

    诺紧了紧手中的短刀,没有了斗战铠,不能在依靠气属性魂力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