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六百零四章 杀伤于无形 感叹长太息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贤德帝被大臣们认为太过自谦,他们又拿出公不出山,奈苍生何的劝进劲头,好好的表一表股东皇帝做雄君圣主的决心。

    他们开始上书鼓动皇帝当仁不让,为人君者,理应有率领天下臣民创制千古霸业的雄心和勇武,怎能够凡事推脱不前呢?

    当然,他们也知道这种语气绝不应该,若是在寻常,这是老子教训儿子,主人教训仆人的口吻。

    不过他们也知道一般的皇帝老子绝不会霸王硬上弓,更不会主动为他所想之事。

    皇帝豢养的满朝文武大员和奴才佞幸们,他们的本职就是善体上意,绝不该等着皇帝亲自下令做一件可能白璧微瑕的事儿。

    他们的存在基础就是劝劝皇帝不要日理万机,更不要夙兴夜寐的为国事操劳。

    臣子们阿谀奉承唯恐落于人后,因为谁不拍马屁谁就可能乌纱帽不保,或者仕途黯淡,或者吃饭的前程买卖都要偏移位置。

    在如此的情势之下,谁还敢不卖力的鼓吹逢迎?

    因此上,谁敢不挖空心思的造出天花乱坠的锦绣文赋,穷极无聊的鼓掌拍手,恭维谦卑,磕头如捣蒜呢?

    当然,他们的谦卑和在神的面前认识到自己无知的义人谦卑的谦卑无法比较,因为两者根本就不在一条线上。

    义人除了谦卑之外,还会因为获得了神的加持而荣耀和骄傲。

    他们除了被魔鬼欲望的蛊惑剩下来的傲慢戾气,绝没有第二种模样。

    贤德皇帝很有点自知之明,因为他在和秦震中,齐辛候,言世昭的内讧斗殴之中明白到自己的虚弱不堪。

    齐辛候,秦震中之流之所以败得一塌糊涂,一无所有,不是因为他们力不如人,也不是他们不够精明,而是他们恶贯满盈,把所有的坏事,恶事都做尽了,也得罪了天下人,他们只是到了该报应的时刻。

    天道所忌,哪里是人力所能为呢?

    他下旨告诫臣子,也是向臣子宣告自己绝不是被热情冲昏了头脑的昏君。

    什么不敢比类太宗,自称功德凉薄,不敢劳民伤财,薄有微功,有愧昔日贤君,如今天下方安,还需要休养生息,百姓疲敝不堪,怎能耗费无数的国帑为行表之事呢?

    值此盛世当兴,还需众位臣工齐心协力,兢兢业业,勿得懈怠云云。

    大家都觉得这皇帝果真有仁君之风,在这样的皇帝垂拱而治之下,天下该有一番清平盛世,至少要比前几朝的皇帝的好大喜功要好许多。

    哪知道惊人的消息传来:

    坐镇秦州,一向桀骜不驯,贡献粗滥,向皇帝上奏的表章之中颇有不敬之意的秦王,一夜之间被盗贼割走了脑袋。

    这盗贼胆子大的不行,连最为尊贵的皇亲国戚都敢刺杀。

    据说秦王府一夜之间似乎陷入冰冻,一个个奴婢家仆,皇族的妻妾公子小姐,都记忆全失。

    隔了两天,晋王在巡行晋祠之时,被江湖草寇袭击重伤,奄奄一息,重病难愈。

    前后不到五日,国朝的两大亲王不是重伤,就是暴毙,天下人瞠目结舌,开国以来数百年所未有的奇局,都被如今的皇帝赶上了。

    贤德帝大怒,晓谕天下,严厉惩处缉拿罪犯,一定重重处罚,明正国朝典型律法。

    他痛心疾首的发誓,要为二贤王报仇,也为后来对于国朝皇亲国戚大不敬的贼子莽夫所诫。

    当然,他自己知道自己是在演戏,别人也知道他是在演戏,他也知道别人都知道他是在演戏,但是他还是要演戏。

    其实事实的真相,恐怕只有没了脑袋的秦王和被重伤的奄奄一息话都说不出来的晋王知晓,甚至满朝文武也知晓,宗室皇亲也明白,只是大家都装着不明白而已。

    因为大家似乎都知道一个叫冰横三尺冷郎君的怪人似乎还是贤德皇帝的旧交。

    大家都知道元凶巨恶究竟是谁。

    贤德帝为了抚恤秦王,表彰秦王的大功,将秦王的封地分成四块,封秦王的四个儿子皆为亲王。

    这是开国以来未曾有过的恩惠,一家之中出了四个亲王,出了皇帝老子的亲生儿子能有这份天恩高厚,谁还能有这样的福泽恩惠呢?

    四个空有其名,被分裂宰割的亲王,当然已经不可能成为像是秦王那样对于皇帝老子的心腹之患。

    楚王和齐王隔了不到十天,便纷纷上表称罪,言辞恳切,那口吻恨不能跪下来苦苦哀告。

    他们并未曾丝毫提起大家都以为他们会提到的事儿。

    表面上是祈求,实际上可能言辞凌厉的恫吓威逼皇帝。

    大家都以为他们会这样,但是他们的确没有这样。

    他们也许被秦王和晋王的下场吓呆了。

    他们忽然发现,他们本来以为的懦弱的皇帝并不懦弱,他甚至开始反击。

    他的手段在国朝之中从未曾有一个人使用。

    那简直就是江湖草莽,无耻莽夫才用到的下流招数。

    他,他,他,早就面目模糊,让人分辨不出来谁是谁非。

    无奈他用的杀人如草不闻声,而且干干净净,未曾还有丝毫蛛丝马迹留下。

    他们不敢提为秦王晋王报仇严惩凶手,只是自述罪过,谢过以往无礼之处,请求皇帝惩处以往礼法未能善尽之罪责。

    他们果然是聪明。

    这些说法其实和当前所发生的事,看上去风马牛不相及,但是真正知晓真相的人才知道这才是说到了点子上。

    他们说的,也正是当今的贤德皇帝所想要的。

    以楚王和齐王的昏庸无能,暴躁颟顸,他们断然没有这样明哲保身的智慧。

    很可能是背后的师爷谋臣清客僚属的指点。

    若非如此,这两个人一定不会如此大智若愚,恰恰说了贤德帝梦寐以求的谢罪言语。

    贤德帝把表章奏折压了几天,他暗自好笑,因为他能够想象得到这两个亲王的惶恐不安,度日如年。

    事实上,果真如他的想象,这几天之中楚王和齐王简直是如坐针毡,如热锅上的蚂蚁。

    贤德帝终于以慢悠悠的就像是小火炖汤般的性子下旨安慰他们。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