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六百零五章 洗耳曲江池 亡人生毛发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真正乐于扮演,真正喜欢一辈子带着面具和擦着艳丽无比的脂粉的人,不是天生脑残,就是白痴,或者是强烈的自我虐待症,或者是甘心情愿的做奴才的不可救药的奴隶之邦的奴隶们。

    楚留香忽然想起来,脂粉的发明真是人类的一大嘲讽。

    本来是美化女子的脂粉许多人开始涂抹。

    以涂脂抹粉为娈童,乃是作为男性耻辱的最大标志。

    此时所有的男人和女人都成为了娈童,本来的大耻辱却变成大荣光。不以为耻的人们开始将羞耻之事津津乐道,本来的所谓羞耻之事现在变得倒无足轻重了。

    人类的脂粉岂止仅仅是涂抹油彩的面容呢?

    人类自我丑化的本领和能力居然如此之强,如此麻木不分,如此颠倒黑白。

    从而,他们感知能力也在下降,尤其对于美丑妍媸的感知能力的下降让他惊叹。

    然而脂粉和丑陋和演戏又有什么关系?楚留香的脑子开始紊乱。

    虽然楚留香觉得很无耻,但是这都是人们的认为和自发。

    楚留香开始觉得自己生活在如此无耻的声音和氛围之中,怕自己也开始无耻,也许并不是怕自己无耻,而是因为自己生活在无耻之中。

    如果让凤凰不去吃练食而去做饥不择食,食腐尸烂肉的鹫鹰,那凤凰一定宁可饿死也不变更的。

    王者无法低头,高洁的人不低下高贵的头颅,这是人类能够不堕入地狱的唯一原因。

    也是千百年来人类能够从洪荒愚昧走出来,建立文明和理性的最大原因。

    有些人看上去英雄威武,却一样不过是顺势而为,泥沙俱下的庸夫俗子。

    有些外表瘦弱枯槁,看似普通的高贵者,却无法降低他自己的生存环境,更不会混沌于泥淖之中。

    有些人偏就是他人眼中的迂腐的呆子,这些人的行径,符合儒家的慎独,佛家的潜修的格调。

    你不能让搏击大海的鲲鹏生活在一潭死水和网罗之中,也不可能让剑气冲天的古剑长埋地狱,决不可让绝不低头的少年泯灭掉骨气和良心,谁能让让兰花在污泥淖中开花生长,又有谁能让矫矫不群的游侠隐士生在争相高唱赞歌,上功德表的庙堂一样。

    告诫别人要做那识时务者的俊杰,怂恿他人驯服于什么适者生存的说法是危险的。

    如果识时务,如果适者生存,那么恐怕只有苍蝇,老鼠,蛆虫最是识时务的。

    这些人在自作聪明之际,不如想想如何改变他自己的生活环境和思维,再告诫别人要降低自己的标准的时候,他们最明智的是不如沉默。

    他们理应当洗心革面,朝闻道夕死可矣,他们应该开始敬畏一下他们所嘲讽人的高格调。

    自己是否把黑的说成白的,把男盗女娼说成是贞女烈妇,把粉饰太平说的光明正大,自己是否正在生存在一个大化粪池之中却当是西方功德水中而自娱自乐,恬不知耻。

    楚留香想起上古逸民许由的故事,他为什么到河水边去洗耳朵?许由这位上古隐士为何去水边洗耳朵。

    力排南山的三壮士,却被一个卑鄙的侏儒,用无道义,无道德,充满聪明却毫无智慧廉耻的方式,让他们因耻辱而自戕。

    现在楚留香明白了,楚留香也有洗耳的想法,虽然可能有了点表面文章的意思。

    不过不如此楚留香实在感觉有点气闷,既然有这样的行为可以让自己的心情好一点,可以让自己受伤的心灵平复一下,那还是有比没有好。

    楚留香忽然发现古人原来是如此的可敬,不仅可敬,简直是惊天地泣鬼神。

    能在阿谀无耻劝进之中做许由,做孔圣人所言逃离无耻的隐者,楚留香忽然发现这些人虽然或许不会武功,也或许和他心目中的江湖不沾边,但是他们可比那些曾经的东方不败,任我行,上官金虹,墨孤魂之流要强大的多。

    楚留香从某一刻开始就发现,江湖并非仅仅他自己想象的江湖。

    每一个人都有一个心目中的江湖,而且每个人都在江湖之中。

    在这里,道德和法律都开始颠覆,人性和人心都不会按照常理出牌,都反常了人们本来 心目中的人和物。而这些人,也正是如他一样矫矫不群般如他楚留香一样的大人物。

    楚留香也要洗耳,他没有去颖水。

    楚留香绝对和天下任何一个人都不一样。

    楚留香也许是世人眼中的沽名钓誉之徒。

    许由洗耳在颖水之上,如果他不求名,不求利,也对权力厌弃,那么何以他的行止何以被天下人争相传颂?

    楚留香选在了曲江池畔。

    连做一件类似于表现隐士高洁的仪式,楚留香都能做的如此迎合世人的猎奇探幽之心。

    楚留香的确是那个到哪里都会成为传奇的楚留香。

    他的确无法成为那默默无闻的落拓之人。

    曲江池本是长安城中无论男女老幼都喜欢的游览胜地。

    登科得意的士子携妓观玩,贵族王孙在这里泛舟池上,杨柳深处,风波荡漾,那是何等的惬意。

    楚留香,你为什么不选择一条深山幽谷之中不知名的溪水,这样你也就可以不再让人以为你不过是个走终南捷径的伪君子的隐士了。

    楚留香无法掩饰自己,暂时他还不能离开长安城。

    他所经过的路径,许多人都忍不住驻足观看,指指点点,楚留香知道他们在议论自己,为何在末世,还在穿着盛唐的装束,为什么一个英俊潇洒的男人,行止举动却像是一个满城疯狂的花魁的招摇过市。

    只是本来一向游人如织的曲江池,却好似知道楚留香要做隐士的行径,故意的将人隐蔽起来,好让他完成一件类似于许由洗耳一样足以震荡天下的壮举。

    楚留香正想沿着台阶走到池边,然后俯身下去。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