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83 楚冽:嚣张狂傲,不可一世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A国某滑雪场

    外面窸窸窣窣飘起了碎屑般的雪花,宛若柳絮般,挥挥扬扬,飘飘洒洒……

    很多人都已经进入室内。

    “刚才给元满打电话,她说她已经回宾馆了,待会儿就到餐厅同我们汇合,怎么还不来啊。”元满的室友咬着唇,她的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可能去玩了吧,听说这边有不少好玩的。”

    “那也不能不接电话啊。”

    ……

    而此刻的清吧外的洗手间内

    Klaus是怎么都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楚冽,他出少改所的时候,曾经想要找人报复他,找人打听了一下,他已经毕业,而且这几年似乎都没回A国。

    他一手扶着腰,一手撑着后侧的洗漱台,试图站起来。

    楚冽那一脚,直接踹在他的尾椎骨上,力道重,下手狠,像是要将他的骨头踢断一样,前腹撞在洗漱台上,更是疼得他冷汗直流。

    尼玛,怎么到哪儿都能遇到这混蛋,阴魂不散了还。

    “妈的,你特么谁啊,故意找茬是不是!”

    “就是,还搞背后偷袭?你是不是活腻了!”

    “昨天我们玩的几个女人,其中一个不是说要找人教训我们吗?你特么不会是她男朋友吧,你可别说,你女朋友在床上,还真特么带感,浪得不行。”

    “一开始还挣扎,后面还不是乖乖喊着要,哈哈……”

    ……

    几个人笑作一团。

    楚冽伸手扯下领带,脸上仍旧波澜不惊,洗手间内不时响起手机震动声,却一直无人接听。

    他心底已经有几分把握,元满极有可能在里面,可是不接电话?

    楚家以前也算不得什么干净的人家,楚冽以前又是跟着自己二叔胡混的,很多腌臜事他都见多了,已经猜出了一二。

    一想到元满很大可能性被人下了药,他正解着袖扣的手指,下意识收紧,手背上的青筋微微凸起。

    “我说你特么的打完人,站在这里装什么B,说句话啊!”一人走上前,试图拍打他的肩膀,被他侧身躲开了。

    “呦呵,你还想躲,今天你要是不给我兄弟赔罪,这事儿就没完。”

    “弄不死你!”

    那人伸手就去拉扯楚冽的衣领,手指尚未碰到他的领口,手指忽然被人攥住。

    楚冽手腕用力,他的手指几乎成九十度被人直接折了过去。

    “啊——”十指连心,那惨叫声惊得不少人都从清吧内走出来。

    可是下一秒,楚家人已经挡在了洗手间与清吧门口处,人高马大,身材健硕,加上统一的黑色衣服,而且极有可能还配着枪,这让试图八卦的人,都不敢近前。

    “这里面到底是怎么了?似乎是在打架啊?还封得这么严实?是有什么大人物在?”

    “大人物我不懂,不过这些人我知道是谁?”

    “谁啊?”

    “F国楚家的。”原本还在围观的人,瞬间就散开了,就算不知道F国现任总统是谁,大家都知道F国的楚家啊。

    ……

    男子手指被掰得几近扭曲,那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吓得周围几个人愣了好几秒。

    “我也是你能碰的?”语气一如既往的轻松,偏又……

    不可一世,嚣张跋扈。

    “妈的,你有种别跑!”

    其中一个染着棕色头发的外籍男子,看到自己兄弟被揍,不由分手,挥拳朝着楚冽砸过去。

    楚冽眯着眼,手指一松,那人身子一软,手指疼得麻木。

    而那个外籍男子已经朝他扑了过来,庞大的身躯,几乎遮住了楚冽面前的所有光线,那张脸在昏暗的光线下,透着股狰狞可怖。

    像是张着獠牙的猛兽,要把楚冽生吞活剥般。

    因为种族不同,不可置否的,外国人在身高和体格上有些天生的优势,楚冽个子不矮,却是属于穿衣显瘦那一类的,尤其是包裹在浅灰色西装裤下的双腿。

    细长笔直。

    Klaus佝偻着身子,并没阻止自己的同伴,特么的,他就不信,以前自己体格不如楚冽,现在自己有这么多兄弟,还能输给这混蛋!

    这眼看着那人一拳要砸过来,楚冽手指一挥,将拿在手中的外套,直接朝他扔过去,他下意识的出手阻挡,而楚冽已经趁机一脚踹了过去。

    那男子足有一米九,比楚冽还高,生得又非常壮硕。

    众人都以为楚冽这次铁定玩完,没想到他这一脚踹过去,那人居然直接飞了起来,整个人撞到不足一米的走廊墙壁上,周围人似乎都感觉到了一丝震感。

    “咳咳——”男人捂着腹部,嘴角咳出血丝。

    高大的身躯,疲软的像个烂泥,瘫软在墙边,看着楚冽的眼神,有惊惧,也有不甘心。

    他手指撑着地面,刚要起来,楚冽忽然往前走了两步,这脚好死不死的落在他手背上,疼得他冷汗直冒,倒吸口凉气,疼得连呼救的力气都没了。

    “这里的光线本就不好,你还偏要挡着我的光。”楚冽挑眉,脚上力道加重,像是要将他的皮肉碾压下来。

    这个人是这群人中最高最壮,也是最厉害的,居然被人一下撂倒,所有人都吓傻了。

    刚才还和楚冽嬉皮笑脸,此刻是半分都笑不出来了,五色的霓虹下,所有人的脸色都惊惧般惨白。

    Klaus半佝着身子,看着楚冽。

    眼神中透着诧异震惊,甚至带着一点畏惧。

    他和楚冽交手了两次,虽然每次都输了,但是楚冽看起来并不像现在这么可怕,因为即便是他,也能在楚冽手中吃下几招,可现在……

    折了两个兄弟,居然连他衣角都没碰到。

    这男人,到底藏了多少实力。

    “Klaus,我以前和你说的话,你不会以为是闹着玩吧?”

    “我……”

    两人视线撞上,楚冽眯着眉眼,语气很缓,可是每个字眼,都好像裹着冰针,刺得人浑身发凉。

    “我说了,不要再出现在她面前,看到她给我绕开走。”

    “这次你看到她,非但不离开,还直接过去搭话,Klaus……”

    “你该不会忘了,我说过会弄死你的。”楚冽忽然一笑,“我这人说话,素来说到做到。”

    周围几个人听到这话,大致猜出来,这个忽然冒出来的亚裔男子是为谁来的。

    “这位先生,想要弄那个小姐,都是Klaus的主意。”

    “这药也是他下的。”

    “对啊,我们可什么都不知道!”

    ……

    这群人都是在社会上混的,惯会见风使舵,嘴上说着道义,可是真正讲道义的人,又有几个?

    Klaus一听自己兄弟直接把自己给卖了,这脸更是白得不见血色。

    都特么是群混蛋!

    “你还给她下药了?”楚冽眯着眼,刚才那抹笑意瞬间烟消云散,只剩下凉薄一片。

    就比外面那漫天飞雪还要冷冽三分。

    “就是迷药,只是普通迷药而已!”Klaus急忙解释。

    楚冽抬脚朝他走过去。

    “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就是……”Klaus想要帮自己辩解,可是他无论如何解释,所有理由借口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你绕我一次吧,我下次保证不敢再犯了,你放过我!”Klaus忽然向他求饶。

    “放过你?”楚冽嘴角扯出一丝冷笑,“你觉得我是那么好说的人?”

    Klaus弯腰不断朝他鞠躬致歉,他的手指却暗暗朝着胸口的衣服里伸进去,垂着的头,嘴角带着一丝冷冽的笑意。

    边上几个人,因为站在他侧面,都看到Klaus从衣服里摸出了一把匕首。

    不像楚冽居高临下站在他面前,出现了视线盲区。

    “我保证以后看到岳风华,我一定绕道走,我保……”Klaus话音陡然一转。“妈的,你给我去死吧!”

    说着抬起匕首,就朝着楚冽刺过去。

    两人之间的距离太近,匕首直接刺到楚冽的胸口,勾破那上面衣料,楚冽猛地往后退了一步,Klaus紧跟着近前。

    “你特么的是个什么东西,凭什么对我颐指气使,你还想弄死我,我特么的搞不死你!”他脸部扭曲,纵欲过度的双眼,充斥着红血丝,额头青筋暴起,咬着牙关,楚冽眯着眼……

    这小子

    是真的想要他的命。

    “二少!”不远处守着的几个人,立刻举起了枪,一般还在看戏的几个人,原本还想着给Klaus加油鼓劲,一看到那黝黑的枪口,当即吓得有些腿软。

    在国外虽然不禁枪,可是要想弄到枪,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不远处八九个人,全部都带着枪,还叫那人少爷。

    几人忽然觉得事情是真的大条了。

    可是Klaus已经杀红了眼。

    楚冽和Klaus之间的距离很近,楚家人不好瞄准,而且楚冽忽然抬手,阻止了几人的动作。

    就在他的匕首刺破他的皮肤一刻,Klaus的眼中滑过一丝嗜血的暗光,尤其是看到红色的血渍从白色衬衫中渗透出来,他忽然伸出舌尖舔了舔嘴角,原本俊俏的模样,变得越发变态……

    下一刻

    楚冽忽然抬手,按住他的手腕,倏然用力,Klaus能感觉到那股强劲的力道,像是要将他的手骨捏碎般,他忍着痛处,手腕用力,可是那匕首的刀锋,却再也无法往前一点。

    手腕处的力道越来越重,他呼吸急促着,终于支撑不住,手指一松,匕首瞬间落下。

    就在下一秒……

    楚冽另外一只手,往下一捞,匕首落在他手中,刀锋调转,直逼对面的人而去。

    Klaus瞳孔倏然放大,本能往后退,可是那匕首已经冲着他脖子划过去。

    边上几个混混彻底吓呆了。

    刀锋调转,前后不足两秒钟,刀口的锋刃,直冲着最脆弱的脖子而去,这要是伤了哪里都好,要是脖子被划开了,那就真的完蛋了。

    Klaus根本无处可躲,因为他的手还被楚冽紧紧扣着。

    他动作急迅,刀口从他脖子上滑过,刀锋上不带一点血渍,只有刀尖却滚落了一滴血珠。

    众人都看到Klaus的脖子长一条细细的刀口,像是一条红线落在他脖子上。

    楚冽手指一松,Klaus伸手去抹脖子,染了一手血,“啊——”他吓得懵了,因为楚冽动作太快,他都没觉得疼痛,此刻手指一抹,疼得流血。

    “继续啊,再来?”楚冽这次是真的怒了,抬腿将他一下子踹进了洗手间内,他后背撞到洗手台上,身子绵软的落在地上,装得头晕脑胀。

    等他回过神,楚冽已经一脚踩在了他的胸口,他闷哼一声,下一秒,那匕首已经朝着他的眼睛戳过来。

    刀尖锋利异常,暗光闪过,Klaus吓得浑身瘫软。

    “不要,放过我,不要……”

    可是楚冽却丝毫没有要撤回力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