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619 凭什么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舞阳侯世子表示,他不想知道为什么挨揍,他就想知道他这揍算是白挨了么?

    “陛下,我这条腿就……白折了?”

    李树的意思自然是希望皇帝能够责罚,甚至惩治武进伯,承平帝果断就坡下驴:“那是自然,怎么能让你白折。武进伯,这医药费必须由你出。”

    “陛下?!”舞阳侯父子俩震惊,皇帝这偏架不嫌拉的太明显吗?

    “还有,罚你一年的俸禄,这是很重的惩罚!一年你就没银子花了!”承平帝道:“这是朕给你个教训,以后记得不管因为什么,都不能随便用使用暴、力解决问题。”

    “不过,朕也知道你与夫人伉俪情深,受不得这种侮辱,这样,以后再有谁攀污造谣,你也别怕给朕添麻烦了,谁让你立下不世之功,使百姓不受流离之苦呢,再有这样的人你就直接告到朕这里来,朕来给你解决。”

    承平帝哼了一声,“朕倒要看看,谁还敢居心叵测,造谣生事!”

    下面‘居心叵测,造谣生事’的舞阳侯顿时生无可恋,腿疼的直想叫娘。

    皇帝这话让他们还怎么回?直接就给他们定性了,还口口声声把武进伯的功绩给扯出来,那意思被英雄打就白打了?

    他家差那几个治病的银子?

    “陛下,”舞阳侯世子贼心不死,“可是臣的腿折了……”

    “陛下,我也请陛下为我作为。”柴榕举一反三,当即一个头磕地上,哐的一声,再起来额头都红了。

    承平帝一看这实诚人是真要命,本来就不聪明,再这么一撞还了得?

    “那是自然,你俩都各有错处。你动手打人是你不对,可是舞阳侯世子出口伤人,恶语攀污也不对。你放心,朕绝不会偏帮。”

    皇帝到底还想偏帮到什么程度?

    舞阳侯生无可恋。

    皇帝既想要那啥又想立那啥,口口声声不会偏帮,其实他那心明明就已经偏到胳肢窝了好么!皇帝给武进伯撑腰撑的不要太明显,京里哪家哪户没有些传闻,就武进伯府都容不得人说了,说了一状告到皇帝这儿,那就是个罪!

    可他能说什么?!

    当着皇帝的面,在昭阳殿殴打世子,什么实际的惩罚没有,反而是他们让皇帝明里暗里的骂了一顿。

    敢说什么?!

    “舞阳侯世子造谣生事,在昭阳殿口出污言秽语,本该治你个大不敬之罪,不过此时正值新年,你又伤了腿,朕便网开一面……罚你半年的俸禄。你原本是任大汉将军?正好腿坏了,就在家歇着吧。”

    一句话等于撤了他的职。

    说是歇着,可歇到什么时候是个头?

    皇帝这么说摆明是把他踢出局,说什么公平公正公开,受罚的就是他一个好吧?

    “陛下,凭什么武进伯就只是罚银子——”

    “凭我姐夫是皇帝!”安陆侯好悬没忍住又一脚踹上去他那条伤腿,没办法,他习惯了!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