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79章 捧杀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回到凝合殿内,赵佶不再掩饰满脸的兴奋,当即令殿内伺候的宦官们准备文房四宝。

    很显然,我们的大宋艺术家皇帝要吟诗作赋了。

    然而,墨尚未磨好,屋外便传来传报声。

    传旨钦差张迪求见!

    随即,满脸憔悴,风尘仆仆的张迪走了进来,一见到赵佶,便拜倒在地:“老奴拜见官家,愿官家万年!”

    赵佶点了点头,笑道:“子启(张迪字)一路辛苦,起来罢!”

    谁知张迪伏地大哭:“老奴罪该万死,还请官家赐罪!”

    赵佶神色一愣,这才见得张迪这般模样,显得十分萎靡,急忙问道:“子启请起,是何缘故?”

    张迪抽抽噎噎的将自己在路上遇到贼人灌蒙汗药,抢走马匹和圣旨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赵佶脸色一变,问道:“圣旨未传出去?”

    张迪哭道:“正是,请官家赐罪!”

    赵佶问道:“可见得童道夫?”

    张迪垂头丧气道:“大军已出征离开莫州,未曾见到宣帅,只在莫州城见得两位副使大人。”

    赵佶又是一愣:“两位副使未随军出征?”

    张迪道:“两位副使临行前突然腹泻,疑似被人下了巴豆……”

    赵佶脸色又是一变,随即问道:“你在莫州城可听得童道夫消息?”

    张迪脸色暗淡下来,支支吾吾道:“这个……”

    赵佶怒道:“讲!”

    张迪这才道:“老奴在莫州城内也打探得一些风声,据闻童宣帅自出征以来,万事皆由隆德郡公做主,老奴还听到说……”

    赵佶脸上的神色越来越凝重了,问道:“听到甚么?”

    “宣帅进了雄州城,便未再出城……所有将士兵马、粮草辎重,皆由赵郡公调遣,排兵布阵、战略布置,皆听赵郡公号令……”

    “甚么?”赵佶脸色大变,一把将面前的请功奏章抓起,扔到张迪面前,问道,“为何此奏章,却道是童道夫亲率三军出战,于白沟河大败辽军?到底是谁在欺骗朕?”

    张迪急声道:“老奴亦是道听途说,不敢确定。不过……老奴圣旨被盗,二位副使被人下巴豆,如今白沟河大战之功,只字未提隆德郡公,是巧合,还是人为,老奴亦不得而知……”

    赵佶脸上已不见一丝笑容。

    许久,才挥手道:“退下罢!”

    ……

    次日,早朝。

    百官聚集于垂拱殿,列队等候赵佶上朝。

    不一会,赵佶在梁师成和众宦官的簇拥下,缓步而来,脸色却较为阴沉,完全没有因大胜辽人而带来半点喜悦。

    不管如何,赵皓是护法神也罢,第一宠臣也罢,对于赵佶来说,终究不过是一颗利用的棋子而已。赵皓之所以受宠,无非是能给赵佶带来百般好处,诸如金钱、声望、健康值、美女和各种享受,还有就是平衡朝中各股势力,让赵佶大行平衡之道。但是有一日,赵佶突然感觉到赵皓这颗棋子不受控制时,对于赵佶来说,这是非常可怕的。

    烛影斧声的传说,历代帝王对宗室的防范也极其严格,如今赵皓不但成为宗室之中唯一的职官,而且数次领兵作战,已是自赵光义即位以来一百四十年中从所未有的事情。

    赵佶宠信赵皓,并不代表着赵佶完全没有防范之心。事实上,让赵皓担任三军都统制,事后赵佶冷静下来时,已然后悔了。不过心中还想着三军统帅毕竟是童贯,都统制只是负责临阵作战方针拟定。谁知赵皓竟然不知收敛和进退,喧宾夺主,越厨代庖,已经是十分严重的事情。

    若说赵皓只是喧宾夺主,力压童贯,或许有点少年轻狂的意味在里头,而圣旨被盗,两位监军的副使被下巴豆,白沟河之战刻意隐瞒赵皓的功劳,三件事的幕后指使者直指赵皓,若真如此,那就不是少年轻狂,而是蓄意而为,是阴谋!

    赵皓不知进退,强行掌控三军,又蓄意阻拦圣旨和监军的监视,他到底想干什么?

    这才是赵佶想了一夜都睡不着的问题。

    见得赵佶前来,众人急忙向前行礼。

    君臣礼罢,蔡京便率先出列,高声道:“臣等恭喜陛下,贺喜陛下,白沟河一战,杀敌三万,辽人望风而逃,收复幽云十六州,指日可待也,此皆圣人之洪福!”

    话音未落,蔡京一党纷纷出列,恭喜的声音如潮,各种肉麻拍赵佶马匹的言辞充斥着整个大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